拖了很長一段時間,時效官方書首批翻譯在千呼萬喚下終於出來了!特別向翻譯小辛至上最高的敬意以及謝意,在忙碌的工作之餘將Joe的訪談翻譯出來(感淚)。小辛跟我說,希望能夠在28日DVD發行前將Joe的訪談整理出來,作為DVD發賣的紀念賀禮,很高興小辛實現了這個令人欣喜的承諾。在小辛的同意下,我稍微將譯文內容作了少部分的編輯與更動。如果有缺漏或錯誤之錯,還請多多包涵與不吝指正,並且給予留言以茲給辛苦的小辛鼓勵與感謝。時效官方書其餘部分的訪談,也已經交由另一批「黑手」在進行(笑),預計下個月應該可以再分享其他部分的內容。(官方書內頁參閱"八月的帰ってきた時効警"一文)


【非經同意,嚴禁轉載】

◎ 翻譯:cindy小辛

◎ 編排:貓小姐


採訪者,以下簡稱為"Q";小田切讓簡稱為"J"。


Q: 全9話的感想?

J: 「2」開始之前當然是很不安的,現場每天都很辛苦,要花很多時間的感覺...實際上,攝影時間是真的很長,還有到底要到何時才會結束的感覺(笑)。 現在終於安定下來了。



Q: 「1」~「2」最顯著的變化就是新人真加出(小出)的加入了,關於這點在【QJ】(註一)的訪問中提到了『從各個member的立場、站的位置微妙的偏差中,摸索出新的戲劇來,就是「2」再度開始的其中一種意義』。

J: 沒有錯,雖然都是做相同的東西,但是各角色的風格和全體的空氣感都跟1的時候不一樣了。2裡我最關注的是緋田桑演的蜂須賀,雖然每個角色都很喜歡,但跟1比起來留意蜂須賀的時間也增加了,慢慢地目光就不能割捨了。



Q: 比起1,2裡更能引出麻生桑的有趣及可愛的部分呢!

J: 對整個『時效警察』來說,有霧山和三日月及麻生桑的搭檔是最高興的時候了(笑),所以擅自抱持著要讓麻生桑更活躍的念頭做了下去。但是實際上支持下去的都是麻生桑本身的優點,真的是相當少見擁有如此多樣才能的女優,一起工作也完全不會覺得膩。通常這麼長時間共演下來,藉著會如何演出之類的大概可以預測的到,但麻生桑的演出是完全超出預想的。



Q: 擔任第8話監督,並且以麻生桑為『主演』的緣由?

J: 劇本是大概在拍第3話時開始寫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一直找不到第8話的監督,再這樣下去會很糟,如果沒辦法決定監督的話,2有可能變成8話就要終結。



Q: 原來如此,確實在拍攝中採訪問到這次的集數時有提到不知道是8話還是9話。

J: 那時確實是如此,時效1的時候有9話,要是時效2減少1話的話不是很怪嗎?但是要三木桑再增加一回又太辛苦了,園桑也做了兩話,岩松桑和KERA桑行程也都安排不及沒辦法再拍,另外也找了很多其他的監督,但總是決定不了。結果自己因為覺得:「為何大家都對這麼有趣的企劃不感興趣」而生氣,所以就半自暴自棄地開始寫腳本(笑)。KERA桑在導第4話時正是自己寫到興起的時候,心裡想著完成的腳本一定會更有趣,可是後來又想到:「我可是陷入非常不得了的狀況」,因此又退縮了。當然是完全沒有要和KERA桑、三木桑、園桑他們競爭的心態,只是單純地感到龐大的壓力而已。



Q: 當然睡眠的時間也拿來寫腳本了吧?

J: 總之就是沒有時間啦!基本上都是在排片回來睡前寫的,不然就是在往來拍攝現場的車上,都是利用這種時間完成的。



Q: 腳本是從何處為主軸完成的?

J: 從說故事的模式來組合的話,果然還是事件的大略吧!時效事件的解決也是重點之一,接下來是登場人物的腳色設定,再來就是三日月和婆婆間的交流和三日月,以及逃跑狗狗之間的回合了。



Q: 因為自導自演的緣故所以安排了「三日月擔任搜查」的情況,這也是『時效警察』從未嘗試過的挑戰。

J: 這裡只是單純的:「因為要導演,所以並不想太常出現」。最初寫腳本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以三日月為主軸,霧山中途就因為受傷大部分的時間都不用出現。



Q: 結果某種形式來說承襲了『安樂椅偵探』的模式(註二),這點也多少考慮到了吧?

J: 是的,一直以來三日月都是緊跟著霧山的搜查,所以這種模式應該是可行的,不過嘛~與其讓三日月擔任解決事件的角色,倒不如讓她只要搜查而且做得亂七八糟的,如此就更能表現出三日月的特色吧(笑)!所以最後就以『行動 — 三日月』、『動腦 — 霧山』這樣的構想來進行了。其實在寫腳本的途中,很多的重點都是靠麻生桑的idea展開的,像是在臉上砸奶油派的鏡頭,那個就是麻生桑自己說想試的喔。!



Q: ㄟ~是這樣的啊!!

J: 那是在第2話拍攝空檔時跟三木桑和麻生桑聊到的,三木桑是因為綜藝節目的構成作家(腳本家)我以前也做過綜藝節目,所以只有麻生桑沒有這個經驗,結果就在「麻生桑也去試試參加綜藝節目」的話題中,她竟然自己說「想被派直接扔到臉上試試」,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想實際來試試看,然後就加到腳本裡了,所以除了我的idea以外,麻生桑想做的東西也都反映在第8話裡。



Q: 那麼麻生桑有因為要成丟派的願望而很興奮吧?

J: 是怎樣呢?(笑),不過因為這個鏡頭很難重拍,必須要一次OK,所以不光是麻生桑,整個現場都瀰漫著緊張感。

(貓小姐:負責丟派的stuff一定抖到不行吧!哈)



Q: 丟派的橋段是喜劇的基本呢!且一定要往女主角的臉上砸才是王道。

J: 第8話裡的三日月我完全是依據麻生桑來寫的,像是想聽麻生桑講這些台詞啦、想看三日月處在這種狀況下…之類的,真的是由我自己的興趣開始擴大而成的,時效管理課的成員就是針對基本來寫的,所以寫起來很容易。



Q: 有個到現在才敢問的問題,時效1的時候有擔任監督的可能性嗎?

J: 是有想寫劇本的心情啦,但實在是體力上沒辦法…只是2就沒辦法說這種話了。


Q: 總之被追到絕境,自暴自棄的力量就出現了。

J: 是啊,接著就是自己的事了,在電視劇裡同時擔任『監督、腳本、主演』這點還蠻有趣的。例如勝新太郎桑也曾在「座頭市」的電視劇裡同時擔任監督和主演,不過腳本就不是單獨完成的(共同腳本),可是讓時效來這樣做的話無聊感就出現了呢(笑),其他的drama是絕對沒辦法做到的,因為是『時效警察』所以才有意義。



Q: 腳本寫好之後的下一歩呢?

J: 首先最想給三木桑看,三木桑看過之前我拍的2、3部短篇,而且對那些非常有興趣,所以準備稿一好就mail給他了,然後也得到像是加油信般非常溫暖的回覆和建議。



Q: 這個訪問好像變成「第8話紀錄片」了呢,可以透露一些建議的內容嗎?

J: 像是「這裡再多這樣做一點如何」的具體例子,也有「腳本裡多放一些有小田切風格的東西」的建議,這點是我最在意也一直在思考的--有小田切風格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在寫第8話的時候,比起完成自己的作品,我的目標其實是讓這個作品的基本風格即使達沒到三木桑的水準,也要確實成為有『時效警察』風格的劇本。因為如此,又再一次以面對「自我風格」而修改了,那時三木桑也正在寫第9話的腳本,那些透露三木桑創作之苦的mail成為我非常大的靠山呢!



Q: 之後就根據這些意見再重新修稿囉?!

J: 嗯~後來麻生桑、黑田P、橫地P、遠田P也都讀過,也得到很多意見,之後又重新再改過。

("P"意為製作人)



Q: 這次首次參加『時效警察』的麻生學監督也說過:「要一面承襲整個系列的世界觀,然後表現出自己的『特色』實在是很難」。

J: 之前在慶功宴上麻生監督就提過這個話題,第5話拍攝結束後還想去西藏來個找回自我之旅呢(笑)!不過我真的很了解那種心情喔!



Q: 從時效1開始就參加並且一直持續著自己的路的園子溫桑、KERA桑都是相當大膽,也都擁有非常強韌的『自我』呢(笑)!

J: KERA桑在Home Ground(小劇場形式的舞台劇)的戲劇裡已經長時間展露出喜劇sense,本來就是『時效警察』裡和三木桑的世界觀最接近的,所以比較容易融入個人特色;園桑則是剛好相反,本質上是相差最遠的,正因為如此也有部分將錯就錯的挑戰了...兩方都是任意的想像,可實際上換成自己去做時卻搞不清到底該如何表現這種『自我特色』。『時效警察』真是部看來簡單但實際上卻非常困難的drama,這我真是有切身之痛。



Q: 話說KERA桑在第4話中用催眠術讓三日月當歌手的idea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J: 這個腳本真的是寫的太好了!讓我重新體認到腳本的重要性,然後開始猶豫要不要擔任監督。



Q: 那關於第3、6話的園桑的作品呢?

J: 園桑第3話的腳本出來的時候真的被嚇到了呢(笑)!拍攝時也是。總之就是被特別來賓的杉本彩桑的存在感給比下去了,第3話攝影結束跟園桑去喝酒時也對他說了:「第6話要認真一點啦(笑),我很期待喲」(笑)!

(貓小姐:阿勒?Joe也覺得第3回的fu不太一樣嗎?)



Q: 所以才有『青春的時效』這個深奧的主題。

J: 第6話又開拓了『時效警察』的新魅力,很有園桑風格的人生際遇及觀察也都加到劇裡了(笑),我很喜歡喔!



Q: 第3話開始到第6話裡心境的變化、事情的次序,我會直接向園桑請教的(笑),我認為這全部都是對三木桑創造的強力編排直接挑戰所產生的結果,在這個強固的世界觀裡,各個演出家會有怎樣的自我表現,會有何種更進一步的主題出現…時效2才剛剛結束,談這個好像早了點。

J: 沒錯,『時效警察』確實是個製作地相當好的世界,即便如此,時效2的設定雖然不是輕易就能被破壞,但是卻能感受到各個導演不同的特色,這果然是十分有趣的,像是第一次參加第5話的麻生監督,還有第7話的安見悟朗桑都是(之前一直擔任時效的chief助監督),真的是只要能讓這些導演的優點能展現,就算是完全沒有笑料的『時效警察』也無所謂,只要時效能成為監督們製作想作的東西的地方,那麼『3』也是有可能的啦!


Q: 喔~那一躍成為映畫的可能性呢?

J: 重要的是「有沒有做成映畫(電影)的必要」。如果只是受到TV的評價就單純地映畫化,我個人是不願意的。一直以來,我對映畫都是有挑選來做的…單純地不想隨便敷衍映畫,對於大家想把時效映畫化的期望當然很高興,但是會慎重地考量。



Q: 原來如此,這樣對時效fans也能滿意這樣的回答。接下來,雖然不論是哪個監督都會遇到的事情,但還是要問下,第8話拍攝現場的導演工作,想必是時間和體力的戰鬥吧?

J: 真的是很不得了,雖然有安見桑以chief助監督的身分加入拍攝,但實際上安見桑的第7話也還有好幾個鏡頭還沒拍完,第8話的腳本是需要很多事前準備、很花時間的作品,所以行程非常的緊湊,滿滿的都是攝影工作,而且安見桑的第7話不拍也不行,時間完全撞在一起,最後兩個人根本就是在搶奪時間了(笑)!



Q: 第7話中,JOE桑在打排球的戲裡做了翻滾接球的動作呢,這一回身體可是動得特別厲害呢!

J: 是呢!但是跟特別來賓的國生小百合桑還有其他排球隊隊員比起來就完全不算啥了,她們一直跟著日本排球協會的訓練員一起練習,都練出瘀傷來了!



Q: 比起第8話,三木桑的第9話還比較早開始拍攝嗎?

J: 是啊,大家都是把「只要這個結束系列就殺青」當作終點,用盡最後的力量在努力著。大約有10天左右,在非常緊湊的行程下,工作人員拼命地將我想拍的東西成形出來,真是非常溫暖窩心的現場,實在是非常感激。另外是跟拍攝沒有直接關係,但是我個人非常講究的就是拍攝現場的飲食,一般錄影便當都是冷的而且還幾乎都是炸的東西,吃這些東西情會變得很低落吧,自己拍短篇的時候也是,至少要讓大家吃到熱騰騰的東西,所以這次也是在能做的範圍裡盡量去努力了,所以拜託騰出了設置外燴的空間,現場也重新佈置了,為了提高工作人員和演員的士氣,所以對吃的方面特別費心了。

(貓小姐:果然有Joe在的片場,伙食都不賴!在香川照之的日本魅錄裡,也有寫過這兩個大胃王吃東西的情形。東京鐵塔日版電影書當中的攝影日記也寫到Joe在拍攝的最後一天,買了一卡車的高級便當犒賞所有的stuff和cast)



Q: 說到擔任監督,JOE桑在成為演員之前最早就是以監督為志向的嘛!所以某種程度來說可以算是「當然的演變」吧?!

J: 但是從來都沒拍過東西喲(正式作品)!這樣不會顯得得意忘形嗎(笑)?這樣的話還是不要好了。其實自己設定的立場是祇想私下自由地拍攝短篇而已,也並不想破壞這個狀況…只是對『時效警察』的感情實在是太深了,真的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抱著『那~一次而已也無妨』的心態,瓦解了自己死守著的立場。



Q: 第8話中的笑料讓人很驚訝耶!不但承襲了系列的風格,也保持了那種輕重很難拿捏的對話,更令人感動的是到處可見的笑點。

J: 時效管理課內的對話,很意外地,是最早就寫好的,果然還是因為每個人的腳色都已經固定,加上自己對全18話內容的了解,還有對大家狀況的熟悉(即使是攝影機沒在拍的時候也是),包括對每種狀況對應的位置及角色任務都是一開始就完成的,反倒是其他的戲,像是三日月到各種地方亂逛和搜查的戲,這些內容都相當花時間呢!不過在腳本中能表現出『自己的特色』的也就是這些了。



Q: 貫通的主題『左右對稱』又是如何想出來的? 最後用『真實』的文字來結尾實在是巧妙地令人拍案叫絕!

J: 其實是在第2話時拍「在10円硬幣上加Tabasco會變亮」的喫茶店裡看到用連續的『喜』字做的裝飾,就是那種中國風的剪紙藝術令人印象深刻,後來偶然想到就和『左右對稱』的招式一起發酵,就變成第8話的基礎了。



Q: 這簡直就是三木桑那種常遇到不可思議的事情,遭遇運超強的人才會遇到的事情嘛!

J: 沒錯(笑)!這次也有不想被『時效警察』的世界侷限太多的地方。原本固定擔任攝影的下門桑,因為我硬是想要和時效做區隔,就拜託了【HAZARD】的攝影師柳田裕男桑來擔任,因為我非常喜歡柳田桑用手持攝影機拍出來的"look",加上一直以來受到很多監督的照顧和影響,有部分是為了向他們致敬而拍的,on air播出後大概看得出來和看不出來的人都有吧!?不過這就只是我個人的意識啦…



Q: 所以是無意識地刻畫上去的啊,不只是『時效警察』,還加入很多監督和看過的映畫吧?!

J: 嗯,例如在和柳田桑說明某個鏡頭要從哪開始怎樣移動的時候,我自己的腦海中就會浮現Federico Fellini導演的電影畫面,但是我並不會刻意地去傳達「就是要拍成費里尼的那個作品的某處」,只是單純地在心中表達對費里尼的敬意,其他還有好幾個鏡頭也是為了向我喜歡的電影和監督致敬而拍的。



Q: 總的來說,作品這種東西就是經歷過的記憶中產生的,所謂『自我風格』當然也就包括了這些。

J: 在把這些吸收的經驗轉化成作品的時候,就變成『自我風格』了。



Q: 第8話播出前,JOE桑擔任監督這個話題是被隱藏起來了呢,這是為了讓當天收看的人surprise而做的計算嗎?

J: 現在的時代,不論做怎樣的安排都沒有用,網路上一下子就曝光了,但是在放送終了前還是暫時隱藏起來,最後的字幕才第一次公開,一方面是我不喜歡自己當監督的事被先放出來,另一方面這也包含了我想以「真摯的心情」對待那些真正在電視機前選擇這個作品的人。

(貓小姐個人的想法是,Joe不希望大家會以因為是他主導的一話而引起更大的矚目,或吸引其他只是單純想要看看小田切編導的東西的觀眾,而非時效的忠實觀眾。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解讀,如有不同意見歡迎討論。)



Q: 這就是『一回性』的優點了,當然DVD也是看的到的,但是和實際放送時的第一衝擊感是大不相同的,不過嘛~還真是大膽的嘗試呢(笑)!

J: 這些是要感謝能接受這些的電視局高層和製作人們,也只有時效的深度才能夠容許這些想法,發行DVD的時候會收錄別種版本的,因為放送時間的限制,編輯的時候剪掉很多東西。



Q: 這就是傳說中的導演版吧! 那麼公開播放的版本不就變成稀有版了。雖然現在還只是假設的問題,但要是有part 3的話,重新以演員的身分來講,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J: 沒啥特別的耶(笑)!比起我個人想做的事…確實在時效1結束的時候說過想參與新的創作者的實際試驗,其實這也就是時效這個作品的主題性,要是有part 3的話當然還是會以三木桑為基礎,然後再加入新人導演的未知數,這種idea對電視劇來說其實是十分無謀、十分有風險的,我當然也不認為這是隨便說說就可以做到的事,只是難得有這麼個可以多樣嘗試的作品,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各種類型監督來挑戰的地方。



Q: 就是這種挑戰精神活化了TV呢?

J: 對我來說把所有可能在電視裡做的事情,還有只能在電視裡才能表現的有趣點,這些所有的可能性全部實驗並實踐的地方就是『時效警察』了。真正做起來是種比電影還要更刺激的嘗試,只是現況是真正從事這種嘗試的人非常少,雖然有時代潮流、社會狀況、製作群…等各種條件存在,我只是想以「在能最有趣東西的媒體裡做最有趣的事」而已。以現在來說,TV就是「流通良好」相當有效果的一種管道。



Q: 這就是時效1和2的成果了。

J: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回想起來,剛好是在覺得「TV drama裡一點創造性也沒有」的時候認識了三木桑,然後跟以前共識過的橫第P和遠田P提到:「要是三木桑的話,好像會是很有趣的嘗試」,結果就成了時效的契機,恐怕一開始製作人們對這種全部都在摸索的方式也很不安吧!但還是照這樣繼續前進了,大家都是對這個作品抱著「會成為好東西」的確信而做的,所以創造出這個契機的我對這個作品是有責任的,跟單純地接受offer而工作的演員立場是不同的。




Q: 是以「企畫者的一員」這種感覺嗎?

J: 並不是那麼重要的腳色啦!但卻是「播種的一人」,所以很難跳離那個位置,如果只是單純的應邀演出,演員該做的部分還是會做啦!不過應該不會像這樣注入這麼多的愛情進去,果然對我來說,『時效警察』還是跟其他作品有所不同的。


— 完


註一:【Quick Japan】於4月發行的一期當中所收錄的「帰ってきた時効警」特集。內容與照片可見我於”【Quick Japan】帰ってきた時効警特集(內頁&訪談)”一文的整理。
註二:人不用到現場,全然的邏輯推理。



最後的最後,沙必斯給大家,我忘記從哪裡ㄎㄧㄤ來的(日網)好康。是收錄在歸來的時效特典裡的畫面。

三日月於7.29在澀谷的live演唱


笨蛋閃光二人組之笑不停對話實錄(這個還有),以及三日月與小黑的對談(←已取消)

創作者介紹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楓
  • 唉唷~

    小讓跟麻生的互動真的很好啊~
    看了一下內容,
    小讓的霧山演的很有趣,
    而且三日月旁邊的那隻狗,
    有出現過在時效裡面嗎?
    對了,e-mail我已經換了,
    以後要寫信就用這個吧!
  • 小圈
  • 貓小姐,
    對你和 cindy 的翻譯和校對真的十分感激呀!!
    買了官方書之後我就一直翻來翻去的看圖片, 或是試著讀漢字來猜他的意思 (XD)
    現在終於知道內容太好了!!!
    謝謝!!!

    TO 小楓
    小狗就是小田切導演第八集當中那條不黑的小黑喔~~~他走失了害三日月到處他還被羊撞呢~~~
  • Joan
  • 我在猜...小黑應該變成官網文字敘述中"意外的來賓"吧!(←隱藏特典?)
    原本的敘述中,有寫到小黑說著一口流利的日文跟麻生聊了很多裏話,so大家都在猜小黑的幕後聲優是誰
    我似乎明後天才能夠拿到書T.T
    飄洋過海一個多月...真是等到花兒也謝了
    感謝兩位的分享喔!
  • aeris
  • 首先必須要為小辛跟貓小姐拍掌,
    非常喜歡這篇訪問~~

    言談間聽得出JOE對時效的熱愛,
    為了沒有人願意寫第八話而生氣,讓我會心微笑了一下~

    三日月跟小黑的對談?哈哈哈~~
    想來一定很有趣,但已取消是怎麼一回事?
    是不收錄了嗎?
  • charlene
  • 不好意思 我是路人
    我也是小田切讓的愛好者
    今天才看到你的部落格 很多他的資訊呢
    非常感謝

    不好意思小小糾正一下
    是staff 不是stuff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