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貓小姐

因為今天一直處於不舒服的狀態,微微痛的感覺騷動著我,明知道沈重的論文在手邊,卻還是索性擱著。由於腦袋不安分地運轉著,也就興起了寫個什麼也好。

前二天看到一篇介紹日本當前幾位年輕男演員的介紹,我看到了市原隼人,沒錯,就是莉莉周裡那個看似唯諾與總是順服的年輕男孩,才知道那是他的出道 作。其實,我要談的不是市原隼這個小男生,只是由於這篇隨手胡謅的雜文起於他。

坦白說,沒什麼電影藝術相關的養成背景,看電影當然也和大多數一樣,消遣殺時間的良好途徑,只是或許偶然想要為自己保存當時的感動或失落,於是寫著什麼的,提醒自己,看過的,這電影,也許當別人日後問起,那個時候的自己還能按圖索驥地回想什麼,關於當時,關於自己的,關於電影。尤其,我開始發覺自己愈來愈容易遺忘,生活瑣碎的是太多,每一件事情在我看來,重要與不重要的,我已經很難分辨,於是,年紀大了些以後,開始不再勉強自己,關於記憶與遺忘,很隨意的。

其實是談點關於電影的,不是電影的內容,大概只能說是一條記憶的甬道,幽暗未顯的,一個轉折,關於現在的與當時的。我是真的忘記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為一個人而如此著迷地想要蒐集關於他的一切,因為小田切讓,我在黑澤清「光明的未來」中看到了淺野忠信的名字,關於這個名字,我大抵有些記憶的,但卻一直不知道他的長相。看了「殺手阿一」(雖然我是一邊尖叫一邊著眼睛看完的)不久後,我在「光明的未來」裡見識到另一種姿態的淺野。於是我在一篇介紹岩井俊二的文章裡看見了「夢旅人」(Picnic),日本創作才女Chara由於這部電影與淺野結下了一段好姻緣。現在的我很難去談誰誰誰,因為瞭解的太少,瞭解的太少使我總是在距離之外窺視那些人的模樣與身影。很多的晃動,光與影,在看岩井的電影時,我有很多這樣的感覺,「情書」、「花與愛麗絲」、「夢旅人」、「四月物語」和「關於莉莉周的一切」(青春幻電物語),使人在光的漩渦裡暈眩。

有時候覺得很熟悉,有時候又感到那樣的陌生。上個月到北美館看Viviene Westwood展的時候,我將一段Viviene對於她與她的服裝王國所講的一段給寫了下來,很遺憾的是,我忘記把紙丟到哪裡去了,似乎是這樣的:

我希望我的服裝與設計,能夠成為評論其他所有事物的一切。我知道這是很傲慢與自大的,但是對於能夠處於這樣狀態的自己來說,我是感到如此地自適。要是因為背負著社會上那些眾人的眼光與道德規範而使我自己真正的心意就範,這才是我所深深感到恐懼的。

那時在黑暗的放映室裡我那麼想要把這一段話抄下來,卻由於黑而作罷,因此,後來我反覆地進出放映室,只為了把這一段記錄下來。何以我的這般堅持,因為有一種熟悉,我曾經在某個人的雜誌訪談上也聽到了那麼相像的意念。

在Shel所翻譯的其中一本雜誌中,我看到了記者在個訪談的最末問了小田些讓這樣一個問題:

記者:自今爾後,想要挑戰的是什麼?

Joe:與社會無止盡地拉扯對立是小田切讓永遠的主題,社會總有一條告訴人們非得怎麼做不可的道德框線,我想永遠的試探挑戰它們,必要候更會飛越這條線。

當我開始發覺,漸漸地,為了一個與我說著異國語言的陌生男子,我有了一種獨自戀愛的幻覺,看著鏡頭前幾乎沒有重複的形象的他,我開始懷疑起,鏡頭背後的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因為他的緣故,我看了不少日本電影,知道淺野忠信和松田龍平(小田切讓極為欣賞的演員松田優作的兒子),一部接著一部,看了下去,層層疊疊的。

這二天我開始興起了又想買顆200G的硬碟回來裝在我家小電上。不停地搜尋已經成為我一種莫名不能止的習慣,卻又沒有時間看,只好放著,等待日後心血來潮時再好好地看。

記得幾個月前,我才興致勃勃地想要寫一篇關於「迷」的文章,因為,總是無法入迷的我是那樣的好奇「迷」的想法,卻在幾個月裡,因為迷而把自己的視野拓展了出去,儘管還是那樣的狹小,但之於我,已相當豐足。

這是一篇沒有主題和雜亂的文章,也不能說是文章,因為字與字之間實在沒有什麼關連與邏輯,跳躍地,但是我必須說,寫這種文章很爽快,因為沒有太多的刻意拘束。我在想,應該有機會也要談談日本以外的事物,免得因為小田切讓的關係而使自己被別人奚落為「哈日」族。只是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似乎就違背了想要讓自己活如Viviene或Joe他們所說的更自適般的姿態。

好吧…..我不管了!今天晚上還是把極道SP看一看好了,呵,雖然這只是我們這類無聊的fan的玩笑,不過看仲間由紀惠私下有點迷糊和狀況外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而且也和我們家Joe看起來頗為登對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secatintw 的頭像
sesecatintw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esecat
  • 我竟然在碟片店借到了《极道鲜师》,简直是奇迹一个。<br />
    所以我也不管,我也要看。<br />
    关于登对的问题,<br />
    倒是觉得《颜》上面的她更漂亮些。
  • sesecat
  • 什麼!!!嗇色啊~妳要看極道鮮師喔?!(妳看第一部還是第二部啊?)<br />
    貓比較喜歡第一部,但是第二部畫面比較養眼(怕被小杜敲死 XD)<br />
    哈哈....不知道妳會不會被「擊倒」....<br />
    太難想像啦!嗇色看極道 (笑到打滾~~~)<br />
    咦~~~~妳的「獨自等待」勒?(雙手抱胸+遠視)<br />
    <br />
    殘念~殘念~~~小杜~~~~~<br />
    如果妳有看到我這篇留言的話,我是一定要大喊一下的啦!<br />
    昨晚看SP的時候,我快要認知失調了。<br />
    山美一直對著你們家keame說:「Odagiri,我是不會背叛你的 」<br />
    一直Odagiri不停....我就一直想到我家Ogdgiri Joe...Orz<br />
    <br />
    據說2ch上日本人吵起來了....<br />
    松本潤 仲間由紀惠 VS 小田切讓 仲間由紀惠<br />
    還有....<br />
    小田切讓 水野美紀 VS 小田切讓 仲間由紀惠<br />
    呈現一種亂成一陀的狀況....<br />
    <br />
    哈哈,誰叫Joe和Yukie這麼巧,剛宣傳完SHINOBI<br />
    都跑到同一個地方拍他們自己的戲去了(狂笑)<br />
    殘念啊~誰叫他們二個在顏裡面曖昧到實在是令人悶到爆頭啊 XD<br />
    <br />
    我認真地咪咪說,她說.....我們這群fan怎麼可以這麼壞心眼!<br />
    水野才是Joe的正牌女友ㄟ.....<br />
    (我又沒說她不是,只是常常「故意」忘記而已....)<br />
    <br />
  • sesecat
  • 猫猫,我看的是第二部,我只借到第二部,才看到第二集,我就对你的养眼问<br />
    题深有感触,不知猫说的画面和我说的画面是否同一个意思类。我当然指的是<br />
    画面上的帅哥拉,哈哈,很久没看到帅哥了。<br />
    <br />
    关于《独自等待》,猫我这次绝没有装死,周五我在单位把文章写好,因为没<br />
    想好题目,这是啬色一个诟病,于是准备什么时候想好题目什么时候发。没想<br />
    到,等我回到家,才发现,文章忘记拷回家了。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猫问<br />
    起,我是继续装死,还是老实交代类。最后我选择老师交代。<br />
    <br />
    最后,我想说,极道里的那个“集人”长得有点像你们那里的“仔仔”哦。
  • hugodu
  • 以下是咪咪幫我想的插入極道的橋段<br />
    真的啊?!唉~妳們家太熱血了啦!我知道了啦~我們就來各對比,先放你家<br />
    的,然後就突然對同學說:「你以為真實社會是這麼熱血和諧論的嗎?」,王<br />
    領導自問自答的說:「Well~ No!」然後再放女王,妳覺得如何阿?!挖~<br />
    我覺得我想的真棒!我佩服自己啦<br />
    <br />
    再來是我現在的MSN暱稱<br />
    咪,貓說不放極道放龍櫻,除非能扯到主題上。出現P,我就當場翻臉暴走,<br />
    請做好失格打算,以上。不是我要說啦!貓小姐說要註冊TVBT要快。下定決心<br />
    整理KT檔案,120G到底夠不夠?〈和風專情片思い小美女Kame最高,aka是男<br />
    人你就給我撲上去〉
  • sesecat
  • 二台電腦真的很傷腦筋吧!(攤手)<br />
    貓也常因為是這樣而感到困擾呢!<br />
    例如說臨時找到Joe的東西的時候.....<br />
    都不知道放在哪一台電腦了啦!哈哈(我在說什麼跟什麼)<br />
    <br />
    我想我倆的看法一向是比較一致的,<br />
    所以當我看極道時會有的狂笑不止的情形,<br />
    大概嗇色也是吧....^^;<br />
    (我跟小杜說了,她也不相信妳會看極道 哈哈)<br />
    <br />
    喔喔喔~嗇色,最後一句話........(冒冷汗)<br />
    希望小杜不要看到 XD<br />
  • sesecat
  • 挖~杜~妳手腳太快了!<br />
    而且.....<br />
    妳MSN的暱稱會不會....<br />
    太~~~長~~~啦!!! XD<br />
    <br />
    還有就是.....<br />
    我為什麼要自問自答勒?!妳和咪咪不是說好要幫我演戲的ㄇㄟ<br />
    那個「well~no」妳們是要出來「合音」的呀~<br />
    為什麼研究生的專題報告搞的像小大一不懂世事的初次上台報告?!(爆)<br />
    我在我們所形象早就沒了,教社是「貴所」的課呢!<br />
    哪容的下我無地放肆...我還是低調在低調為上策啊!(用力點頭)<br />
    <br />
    我突然.....在學弟哀悼,怎麼會挑上我們三個同一組....<br />
  • hugodu
  • 嗇色妳好<br />
    初次見面,久仰大名很久了~我是貓的同學杜<br />
    那個極道二拿來娛樂是不錯的<br />
    好像阿卡在裡面叫「隼人」,不像吧~仔仔智商應該比阿卡高吧,而且周渝民<br />
    的女朋友是個女的~爆(←TO咪,不要對周老大喊周渝民喔!)<br />
    貓~我才沒那麼小度量(←更何況我自己就以取笑阿卡為樂)<br />
    <br />
    貓~我不會暴走毀了大家的presentation<br />
    (不想學弟恨我一輩子)<br />
    大不了妳放時我閃人總可以吧<br />
    <br />
    哎丫~妳也可以喊「Odagiri,我是不會背叛你的。」<br />
    這樣在極道,Yukie不就在不斷對你們家Joe告白<br />
    果然是公認的銀幕情侶<br />
    那2ch上是玩排列組合喔<br />
    那我覺得第一行的兩個配對都很不錯<br />
    當然,最完美的還是我們家的小夫妻啦~呵呵,長嘯而去。<br />
    <br />
    <br />
  • sesecat
  • 杜~昨晚我弄龍櫻弄到3點多,要死了....<br />
    (中間有偷看我家Joe的「新選組」啦(季節說的對!這男人一看就可愛<br />
    >///<)!還有一部二部惡搞到不行的日本電影,宮藤官九郎編劇,長賴智也<br />
    的「真夜中的彌次和喜多」,還有松田龍平的「戀之門」...都只看了片段,<br />
    但是無敵惡搞,笑得我死活來的 XD)<br />
    我在看的時候真的有很認真如何把P的鏡頭去掉,然後又保留我想要的片段。<br />
    嗯....應該只能保證他不會出現太長的時間啦!妳就稱著點...反正片是妳剪<br />
    的,妳真的可以把極道加進來,然後我「不小心」放到,然後妳的心願就成功<br />
    了....哈哈<br />
    不知道咪咪那邊的女王弄得怎樣了....<br />
    <br />
    周「ㄩ/」民~ㄎㄎ~杜杜~妳這樣很芝麻喔!<br />
    他可是我們太后當年在教研中心時的「鐵三角」+「合作無間」的「好伙伴」<br />
    呢!<br />
  • sesecat
  • 杜杜,你好!<br />
    其实日剧实在不熟,近段时间只看过猫介绍的她家joe的片子。所以对于<br />
    日剧的印象只停留在N年以前的帅哥靓妹身上。<br />
    看这部片子,是因为这是碟片店唯一一部新日剧。其他的都是5年前的。其<br />
    实看看觉得也很好笑,纯感观娱乐而已,超级喜欢那个头发怪怪的教头。呵<br />
    呵。不知猫和杜杜干吗奇怪我看这类片类。我还看你们的偶像剧类,呵呵。<br />
    听杜杜的口气,好像喜欢仔仔多于“集人”。什么,集人身边是“男朋友”,<br />
    唉,怪不得身边找不到帅哥,帅哥都找帅哥去了啊!
  • hugodu
  • 呵呵~<br />
    嗇色您誤會了~我對仔仔根本不熟~正確來說,對台灣演藝界不太熟<br />
    阿卡在極道二叫做「隼人」,不是「集人」~莫非是妳租的字幕打錯了<br />
    五年前的日劇~可以拿來懷舊了,好像也不錯<br />
    不過,嗇色根本不用擔心看不到新日劇吧~貓小姐是拿來作啥用?答:提供最<br />
    新日劇用的(嘻)<br />
    那個教頭很會演戲喔~舞台劇也很強,而且常常跟yukie配對<br />
    <br />
    貓~我想到新方法了<br />
    幫P打馬賽克蓋住不就好了~哈哈,我是天才<br />
    現在作PPT中,妳等著看,沒有影片我也有圖片<br />
    (狂笑繼續作PPT~希望學弟不要火大刪掉~要不然我威脅他自己報告我的部<br />
    分,淚~說不定他還很願意替代蠢材杜上場呢)<br />
    我知道那部電影,還有上MS宣傳呢<br />
    可惜現在真的沒時間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