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經濟不景氣持續一百年,即使全日本的企業都倒閉,也於我無關。派遣員,相信的是依工作所得的時薪,只要有一技之常,就能夠依照自己的方式存活下去。」

大前春子不急不徐地,冷淡但明確的說出她賴以生存的人生態度。這是春子作為一個經濟泡沫大時代底下的派遣員,最高傲也是對社會最無可名狀而深切的獨白。


大前春子,歲數不明,約介於30~35歲,職業為派遣員,時薪3000日幣,上班時間週一迄週五,早上九點至下午六點,午休一小時,絕對不加班,時間一到準時下班,三個月簽聘期間屆滿旋即走人,工作能力超強,28張高級職業證照。

因應日本當前終身聘任制度的瓦解的熱門新興議題之一,由人力派遣公司依任務簽聘到各企業與單位所需的機動性人員。每三個月一聘,沒有退休金以及福利,午餐與交通費基本上自付。由日本熟女OL代言人篠原涼子擔綱詮釋。日劇果然是與時俱進反應當前該國社會梗概的重要參照大眾媒體,戲如人生,人生如戲,看戲的同時,竟然也能夠從其中尋獲一個隱隱相似的心境與身影。

最初對於《派遣》一劇並不感到興趣,因為我實在是看膩了篠原涼子一貫的熟女形象(雖然我也喜歡她,由她詮釋起來也著實深具說服力),然而嘗試了第一集之後卻令我大為驚豔,究竟是禁不住這種描寫社會現況而由內裡感到的蠢動吧!

《派遣》於我而言,確實是非常地有意思的一齣職場寫實劇,因從中可以看到日本當前企業當中正式職員以及派遣人員的互動的描寫,以及反映出來的受到鉅觀社會結構變遷所影響的人際微觀政治。例如,我們以為的自由以及平等和進步,其實隱含了共構的階級與權力描述。

首先,春子的3000日幣的時薪之所以為所大家大為詫異,除了相較於一般在日本派遣薪資的兩倍之外,其實也在於劇中所提到的背景,一般的派遣時常會被要求正職員工外加許多超乎權責的工作,(但是如果延遲或是出了問題,卻又要由派遣人員負責,尤其,劇中安排了新人美雪作為一個明顯的對照,當然對於旁觀者與觀眾眼中,這是非常不公平也很無奈的)。因此,對於那些正職員工而言,派遣不過是和一般年輕人的「打工」地位差不了多少,甚至是等而視之。而春子除了高時新之外,也主動在契約上註明了她的工作條件和內容,這才使得那些SEL裡的正職員非常不以為然,因其認為春子這種派遣員沒有資格要求等同於正職員,甚至連正職人員都無法規避的諸如無償加班等常見的苦差事(看看那些在台灣隨處可見表面令人欣羨坐領高薪以及享受股票分紅的科技新貴,其實都是過著只有工作沒有生活的日子),即使依劇法律賦予派遣員的權利與義務,他們無須為超出的工時提供加班的服務,唯,派遣作為一個被簽聘的對象,看人臉色做事的他們,在本來就處於一個被差別對待的弱勢處遇言之,「拒絕」對他們來說,絕非只是一個態度以及兩個字這麼簡單就可以泰然看待的。簡而言之,就是作為派遣員其實是看正式職員以及簽聘工作的臉色工作的,因為大部分的情形來看,派遣員的「前科」與「記錄」會成為下一次被簽聘的考量。

另外,依照日本的薪資水準(可以參照第一集那些正職員工的年薪從450~600萬円不等),作為派遣的大前春子,若是也工作12個月的話年薪可以高達570萬円左右(粗估)(20%的所得稅未計)

3000*8(每天)*5(每週)*4(每月)= 480000円 *12=576萬円(年薪) 約161萬NT(約為40萬RMB) ←日本再怎麼不景氣,平均薪資水準還是高得嚇死人啊!如果是臺灣一個大學畢業的初任教師年薪也不過50萬NT(約為12萬RMB)(不含年終一個半月以及其他福利),大概只有春子四分之一年薪呢!(苦笑)

這一筆幾乎相當於企業正職人員中的資深薪資(日本傳統的終生聘任制,由松下集團創始者松下幸之助依據日本傳統精神而創設的依據年資賦予薪水調升)勝過了那些在劇中出現的正職人員。然這僅是其一。

SEL正式職員們最氣不過的是,春子的確具有領時新3000的工作能力,但最重要的是他們最無法忍受的是春子傲慢自信除了自己相關的工作之外,一概無涉的態度,對那些獲得正職的人們來說自認是遠高於那些派遣員的心態去對待所有派遣員的。因為對於日本當前的景氣與就業率來說,能夠取得企業正職的機會大為不易,因而那些能被聘為正職的人自然是看不起那些派遣,並且視為理所當然。

因為這是一個能力導向的功績主義社會。

正式職員認為自己之所以能被聘為正職是因為自己夠優秀,而那些淪為以契約簽聘依據時新的派遣員是因為不夠優秀,能力不好,自然就要乖乖且認命地順從與忍受,因為能力不足或自己不夠努力所受到的待遇甚至是歧視,簡單地來說就是一種中產階級式的傲慢(因為他們認為是憑自己的能力與努力得來而不是繼承家產或靠關係)。

一開始對於篠原涼子又要擔綱熟女OL的題材不是很感興趣(主要是她太常演電視劇的曝光率讓我有點疲乏),但是看了之後卻大為驚喜,除了日劇擅長的職場文化描述之外,派遣也點出了日本當前作熱門的社會結構和議題,劇中幾主要的角色設定都和春子所說的社會現實真實的反射和典型的例子。

大泉洋所飾演的武主任在劇中的表現比我所想的還來的有活力(笑,抱歉我多少還是會有點先以貌取人的偏見),坦白來說,《派遣》一劇除了大前春子之外,第一集裡頭角色比較立體的就是大泉的「捲毛」(很可愛的笑點,哈哈)。其實捲毛也並不是那種僅僅是一味想要巴結上司而對自己的朋友和下屬不好的刻薄之人(除了對派遣員),他和小泉(哈哈,剛好是大小泉)兩人坐在走廊上一起慨嘆以前的同僚和對他們很好上司都被解聘,他也想和他們維持像家人與朋友般的關係,所以心中才又更對那些有約期的派遣員,時間到了就走了的外人更不願對其敞開心胸。

另外,劇本賦予春子一個有趣的設定,除了一貫的過去一定有什麼事情會在之後的劇情當中交代之外,還有就是春子工作三個月,消失三個月,甚至還跑到西班牙學跳舞的另外一個生活,這點讓我非常喜歡,嗯....除了她會開怪手那一幕讓我有點被嚇到以外,哈哈。職場劇是職場劇,但是派遣至少在第一集表現的令我欣賞的是日劇這種與時俱在的社會概況反應,讓我有一種的確是活在當前的感受,(雖然很多時候我也實在受不了日劇愛說教的老梗,很煩,哈哈!

不過就題材本我也贊成前述網友所說的,編劇透過該劇是想要呈現一個日本社會當前重要議題,(就像日本跟臺灣開口閉口都是在少子化有會帶來多大的衝擊一樣)倒不見得真的想要透過劇中那些派遣員去控訴些什麼,畢竟這是社會結構的問題,太為鉅觀了,無法撼動的。因此也許藉由大眾電視劇來呈現這一群人他們在職場上所面臨的情況,對於一些對派遣員來說多少有一點矯治或改觀的作用(雖然感覺作用不大,因為看的人大概都是派遣員吧!因為夠戚戚焉)。

至於SEL公司那些正職人員對派遣員的偏見和歧視,我倒覺得很ok(電視劇泰半要誇張一點的,不過據聞不少企業這種氛圍即使沒有很外顯,也還是存在的),因為日本本來就是一個群性極為明顯的社會,在這樣的嚴謹的社會規範底下,順從與一致性才是安身立命最佳之道。所以在餐廳吃飯時,捲毛才會告誡疑似對美雪懷有好感的淺野,意思在如果對派遣員太好,會成為正式職員眼中的非我族類。

歧視會延展出去的,加上.....嗯,如果自己是那種從很激烈的競爭當中脫穎而出的人,其實多多少少都會有這種心態的。從小時候在學校唸書就可看出端倪,因為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要成功除了本身的聰明才智之外,沒有才智還可以努力,若是沒有才智又不努力的人,理所當然地就會被一般的社會價值觀冠上失敗者以及本來就是要被嘲弄的對象。

但在愈來愈強調速食顯而易見的績效社會,很多人的確只問結果不問過程與原因,就像SL的職員們無論是看待新人美雪,還是TOP的大前春子,皆一律將她們視為派遣員就是「能力不好才找不到正職」的次等於他們的人而不問她們為何成為派遣員?難道所有的派遣員都是為能力不好才無法成為正職員的嗎?

之所以設計大前春子為一個能力頂尖但是憤世嫉俗的角色,是因為她是用來作為一個比較誇張和明顯的表徵,畢竟日劇一定都要來說一下教的啊!劇名不是都說是派遣的「品格」了嗎?(笑)大部分的派遣人員大概就像加藤愛或是在SEL不們的派遣員那樣被正式職員呼來喚去的,其實在這一兩年的日劇當中,有些女性角色本身的職業就是這種派遣員,只是沒有被特別點出來而已。

所以看派遣的心態除了消遣之餘,其實是對劇中那些職場互動背後呈現出來的日本當前的人際互動很有趣的所在。如果是對於職場描述或者社會議題感到興趣的人,或許當中派遣可以發覺到不少有趣的驚喜。
創作者介紹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群兒
  • 貓同學<br />
    <br />
    我不知道你所謂「左派理論」跟「企業組織」間的互搏到什麼程度,<br />
    不過很感謝你提供這部日劇的訊息。<br />
    <br />
    其實左的理論跟實踐並非是跟過去的世界全然斷裂,是有所繼承與揚棄。<br />
    所以企業,人群的集合體,生產的組織如何不再以資本為目的的前提底下被<br />
    完成,我想確實是很少人去想的問題。<br />
    <br />
    進入職場後,我更深刻體認到,資本力量的粗暴與溫婉。<br />
    <br />
    現在看起職場劇會更有感觸,對照每天坐在你身邊的那些人的生命與情緒<br />
    我想說,好的田野跟經驗研究更有助於理解書本上沒有的「細部」
  • sesecat
  • 小群兒,謝謝妳的分享。<br />
    <br />
    其實我身處的學術氛圍是一個非常微妙的環境,我就讀的研究所基本上性質與企管相<br />
    去不遠,但是我找的指導教授又是一個強調社會正義的左派社會學者,所以我的生活<br />
    就是在右派與左派的價值之間拉拒著。<br />
    <br />
    我知道生活的現實,無法用理論過活的。企業的存在一方面提供了就業機會也成為許<br />
    多人賴以仰息的憑藉,然而,對我而言,用一種比較左派的眼光來審視那些企業所帶<br />
    來的正面效益與光環,乃在於現今因全球化以及科技的高度發展急遽的迫使企業在基<br />
    於降低成本以盡可能地提高利潤而進行地裁員等其實在經營績效的考量之下位於有利<br />
    位置的企業與公司財團卻同時折損也忽略了他們應該背負著因為縮編人員所導致隨之<br />
    的社會效應,如失業所產生的自殺或其他問題等。<br />
    <br />
    我有一個價值觀以及立場全然不同的朋友,每次討論時,我與她幾乎是爭得面紅耳<br />
    赤,但是我也承認不同的看法可以豐富我的意識型態,讓我知道自己的侷限與狹隘,<br />
    我想這是可以勉強用來說服自己用家裡這麼多的錢唸書的微小成果吧!(笑)<br />
    <br />
    另外,也許也是受到我是師範體系出身的背景,因而對一般企業與單位有一種先入為<br />
    主的偏見,其實我也在想,除了教師與公務人員之外,我是否也能在一般的企業當中<br />
    工作,並且足以勝任與安適呢?其實,我的確是應該好好想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