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學校的開學日。

老實說,自從離開高中生活之後,生活未曾像過去這兩個月以來如此規律(相較於過去幾年在台北而言)。不管前一晚我打混到幾點睡,或者有時一回家便倒頭就睡,早上6:30,除了幾乎不管用的手機鬧鐘之外,就是永遠充滿耐心的我娘,總是成為我最準時的鬧鐘。明天,開學以後,上班時間又得再度提前半個小時,因為....開始接導師之後,陪小朋友早自習,順便還得陪升旗,於是乎...我可憐的起床時間也必須跟著再往前提至少20分鐘。


身在高雄首屈一指的明星高中,多少讓我有點拉回當年在雄女讀書的時光。今天的校務會議,幾乎讓我明白地見勢到一個學校裡的「微觀政治」,或許,比起不少一般任課的老師,除了原本的歷史專業之外,同時出身自教育行政專業背景的我,看待過去這兩個月在校園裡所發生的事情,感受及觀感大概也有點不同。

同事們總開玩笑說我看起來完全不像個新人,倒像是在學校工作一段時間的人。即使不是自己的高中母校,(目前為止)我好像也沒什麼環境適應的困擾。也或許是,一個人在台北習慣了到處遷移,過去那些在異地求學的日子,除了我大哥寥寥數次的探訪,我的父母親未曾來探視過我。習慣了什麼事情都是由自己做決定,甚至幫別人做決定,到哪裡去?何時開始,與終結,始終是我純粹的意志。

也許,是這種習慣異地遷移的心態,因此,無形中養成了對任何陌生環境與人們比較能夠快速適應的性格吧?!這同時似乎也意味著,結束與開始於我而言,都一樣輕薄,因為等到了總是需要不斷地告別,然後重新開始,一再地重複之後,就會開始理解,告別的沈重與開始的雀躍及不安,都一樣輕薄。

近來,變得總是容易累。因為累,變得寡言而顯得有點憤怒。同事不習慣平日飛揚高談的我何以變得沈靜無語,回到家拋下喧鬧可愛且呱呱學語的(我大哥的二隻小寶貝們)兩個小嬰孩兀自轉身上樓回到完全屬於自己空間的領地,我媽試探性地問我是否學校那裡累,我答不出個所以然來,不想讓她為我掛心,這個當初由我決定回到高雄面對的生活,理應由我承受。原本,我以為是我,其實,同事們也陸續地呈現了與我相近的疲態。或許,這個時候,才是我們這群當初躍躍欲試的新鮮人所要面對的轉捩所在。


對於我未知的孩子們,有點期待,但也有點膽怯。在開學前的最後時光裡,似乎暗暗地想著那些過往的,以及即將嶄新的之間,究竟會是什麼樣的生活等著我前去迎受?輾轉多了幾年,我才又明白,比起科層的官僚與繁瑣無成就感的行政瑣事,我仍舊熱愛與學生的接觸與互動,甚至在講台上的展演。在這一群聰明的孩子所包圍的校園裡生活,也許累的時候,見到他們,我就能夠感到被寬慰了些。


一日,學校無預警地停電,二名學生到教務處來繳交資料,被我們一把攔下,因為我們看見了一位貌似我高中學妹的的「金剛芭比」(笑)。經追問才知道是學生的惡作劇,不過身著雄女制服的學生其實一點也不彆扭,可愛的很!在我們「盛情」地要求下,學生大方地擺出「親暱狀」讓我們拍照留下存證~哈哈
創作者介紹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