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很害怕被人問起妳喜歡的書和作家是誰?於我而言,這個問題之所以難以回答,乃肇因於,其實我自己也說不上來,而且關於排名,這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搬回高雄這一個多月,意想不到地看了不少書。其實研究所之後就極少有機會買自己想買的書,閱讀自己想讀的書,回來這一個多月不包含期刊和雜誌約末看了將近10本書,而且終於不再是基於專業的需求,純粹的閱讀確實快意多了......。雖然我喜歡的書,一般不太容易讓人感到開心就是了(笑)




書名:經濟殺手的告白
作者:約翰柏金斯
譯者:戴綺薇
出版:時報

這幾個星期以降,由於阿富汗神學士(也就是塔利班(Taliban)組織)綁架南韓人質事件連日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並被媒體廣泛地報導。在我度定收看的公視的國際新聞當中,這個議題被列為頭條許久,在二位男性人質證實被殺害之後,迄今尚未能完滿結束。當這樁備受矚目的國際綁架這在我閱讀【經濟殺手的告白】(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 Man )這本書的過程裡漸次地發酵並且再一次深化我個人對於美國這個號稱當今世界強權的國家以及窮兵黷武的布希政府的反感及忿忿不平。的確,誠如該書作者John Perkins於序言中所預示的,當我有幸再閱讀完他深切悲痛的陳述與告白之後,對於我再看待被布希政府列為萬惡的「恐怖份子」及貫穿整個1950~60年代美國政客所營造出來普遍的恐共心理而影響至深的麥卡錫主義的盛行,有了一個可以重新審視當前諸多中東軍事衝突緣由及自我反省的契機,甚至得以揣想其複雜到難以想像的陰謀所造致。其中,還包含了日益攀升的國際原油價格導致台灣各類物價隨著油價的波動,每當我心底不小心湧起書中所觸及的因為石油公司惡意的開採而不席採取種族屠殺大肆剝削中南美洲的原住民及人民時,就會在停等紅燈時暫時將車子熄火。

八月開始我跟隨新老大到學務處,老大看到我埋首在【經濟殺手】一書時跟我聊起,他在看過這本書之後,也推薦給校內的教授公民科的老師,並將之以導讀的方式給高一的學生閱讀。跟老大聊到我自己看這本書的湧現非常多複雜的感受,並且像是被給予了一個答案般的豁然開朗,至少比起閱讀該書之前,更看懂了一些事情,以及媒體所報導出來的新聞背後可能所含涉的疑問。因而,這敦促我應該試著記下一點東西,並且試圖去推薦給有興趣的人閱讀。儘管,我很難去推薦別人什麼,因為,我以為品味,無論是展現在歡愉的娛樂行為,抑或是嚴肅的思想與主義都是非常私密與主觀的判斷。我只能跟別人說我所喜歡與厭惡的,但極少去評論別人所喜歡與厭惡的,更遑論主動推薦。不過,這次我卻想試著鼓勵人們去閱讀這本書,尤其如果妳也對於這個當前充滿煙消的世界感到憤怒與疑惑。



書名:第五號屠宰場
作者:馮內果
譯者:洛夫
出版:麥田

回家之後我有了相較以為更多看電視的機會,也因此知悉了更多以往我甚少關懷在國際消息,尤其是這些日子以來,頻繁地出現在國際要聞的衝突,以及屢見的令人很難能夠由衷地開心起來的新聞,邇來關於戰爭的議題有許多細微的感觸,包含正在閱讀中的馮內果(Kurt Vonnegut)的【第五號屠宰場】(Slaughterhouse-Five)在內,以及老大今天送給我的一本關於歷經文革的知識份子的回憶錄,使我總是有股原來,殖民與戰爭自始自終都未曾遠離憂傷。

在閱讀經濟殺手一書時,作者提及一段在巴拿馬工作時與當代英國的代表作家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短暫的一次交談,並且影響了作者Perkins以及Greene對於後來遭到美國中情局(CIA)暗殺的從美國手中取回巴拿馬運河兩案主權的巴拿馬軍事強人奧瑪‧杜里荷(Omar Torrijos)有了一番完全不同於美國主流政權與媒體的評價,而Greene也與Vonnegut的著作及某種程度上對於美國政府及戰爭的看法相互欣賞。最新一刷版本的譯者洛夫,是我到現在非常鍾愛的一位詩人,對於能夠看到他難得的翻譯之作,其實是吸引我何以購買【第五號屠宰場】一書的要因。也使我明白,當前國內的絕大多數的媒體僅用美國主流的觀點(尤其常被見諸援引美國媒體其實背後的贊助者及經營者其實有特定利益的企業與政府的影響)來看待這個世界是一個極其險惡與不公義的偏誤。



末按,附上Perkins於經濟殺手一書的序言

文章來自:誠品網路書店網頁


經濟殺手(economic hit man, EHM)是一群領高薪的專業人士,專門向全球各國詐騙數以兆計的錢財。他們透過世界銀行、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及其他國際「援助」組織,將錢匯入大企業的金庫,或少數掌握地球天然資源的家族口袋。他們的手段包括不實的經濟報告、操弄選舉、以回扣收買、勒索、性,甚至謀殺。他們玩弄的把戲就和帝國的歷史一樣古老,然而在全球化的時代,這把戲已進入另一種更新、更駭人聽聞的規模。

我知道;因為我就是一名經濟殺手。

這是我在一九八二年開始撰寫《一位經濟殺手的良知》(Conscience of an Economic Hit Man)時所寫下的文字。那本書原本要獻給兩位國家元首,一位曾經是我的客戶,我所尊敬且志趣相投的厄瓜多爾總統海梅.羅爾多斯(Jaime Roldos),另一位則是巴拿馬總統奧瑪.杜里荷(Omar Torrijos)。兩位都在飛機失事的熊熊烈火中喪生。他們的身亡另有文章。這兩位因為拒絕向企圖建立全球化帝國的企業、政府及銀行頭子靠攏,而慘遭暗殺。我們這批經濟殺手一旦無法勸使羅爾多斯和杜里荷改變想法,另一類殺手,如影隨形跟在我們身後的美國中情局(CIA)立刻出動豺狼,接手行動。

該書的寫作計畫因為遭人勸阻而停止。然而,往後的二十年間,我曾經四度想重新執筆。每一回都因為當時發生的事件讓我心有所感,決心重來,例如一九八九年美國入侵巴拿馬、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美軍入侵索馬利亞、賓拉登崛起。然而,在種種的威脅利誘之下,我一再輟筆。二○○三年,有間出版公司的老闆讀了這本現名為《經濟殺手的告白》的書稿,該公司隸屬於頗有影響力的跨國企業。他看了以後,將書的內容形容為「動人心魄的故事,應該公諸於世。」然而他慘然一笑,搖搖頭,又告訴我,世界總部的公司大老可能會反彈,他無法承擔出版這本書的風險。他勸我改寫成小說。「我們可以將你塑造成像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或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一樣的小說家來打知名度。)

可是,這並不是小說,這是我生命中的真實故事。另一家更有勇氣、背後沒有國際企業大老闆支持的出版社決定幫我出書。

這些真相應該攤在陽光下。我們活在一個危機四伏,卻又機會洋溢的時代。經濟殺手所揭露的內幕正可讓世人知道,我們為何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又為何會面臨似乎無法克服的重重危機。我們必須知道這些內情,瞭解過去犯下的錯誤,如此才能把握未來的機會。因為有九一一事件及第二次伊拉克戰爭,因為在二○○一年九月十一日,除了三千人慘死於恐怖份子手中之外,還有兩萬四千人死於饑荒或類似的原因。事實上,每天都有兩萬四千人死於饑荒,因為這些人得不到賴以維生的糧食。更重要的是,這些真相必須公諸於世,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有個國家具備能力、金錢和影響力來改變所有這一切。這就是我所出生的國家,一個我以一介經濟殺手身分來效勞的國家:美利堅合眾國(USA)。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不在乎這些威脅利誘了?

簡單說來,是因為我的孩子潔西卡。她大學畢業後獨自到社會闖蕩。最近我告訴她,我有意出版這本書,並向她吐露我內心的隱憂。她說:「爸,別擔心!如果他們對付你,我會接手替你完成。我們要為你未來的子孫而做。」這也是我簡短的回答。

從長遠來講,這關係到我對這生於斯、長於斯的國家的情感與奉獻,對開國先賢當年建國理念的熱愛,對美國今日向全人類允諾「生命、自由與幸福的追求」的誓言由衷奉行,以及在九一一事件之後所下的決心,當我目睹經濟殺手將這合眾國轉變成全球帝國,我再也不願坐以待斃。這是長篇回答的骨幹,其中的血肉將分別在書中各章節鋪陳。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的親身經歷。書中所描述的人、事、物、對話和感受都是我過去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我個人的故事,然而它發生在大時代之下,發生在那些形塑我們歷史、造就我們今日、構成子孫未來的各項國際事件。我盡一切所能將這些經歷、人物和對話完整無誤地呈現出來。當我回溯歷史事件或重建過去的對話,我會藉助一些工具,例如已出版的文獻、個人檔案和筆記、(包括我個人及其他參與者的)回憶、先前寫過的五份手稿,還有其他作者所做的歷史紀錄,特別是一些過去被列為機密而現已公諸於世的最新出版資料。這些參考資料列在書末的註釋,供有興趣的讀者進一步研究。

出版社問到,我們是否真的自稱「經濟殺手」,我向他們保證,我們的確是如此稱呼,只不過大多時候用的是縮寫。事實上,一九七一年我開始跟著克勞汀老師學習的時候,她是這麼告訴我:「我的任務是要將你塑造成一個經濟殺手。不能有任何人知道你的底細—包括你太太在內。」接著,她很嚴肅地說:「一旦你加入了,那便是一條終身的不歸路。」從此以後,她便很少再用完整的稱呼,我們只簡稱EHM。

克勞汀是個絕佳的例子,充分表現出這個行業底下運作的心機和狡詐。她漂亮、聰明,效率超高;她瞭解我的弱點,並充分利用這些弱點占盡優勢。無論是她的工作內容,或她執行工作的方式,都充分展現出這個系統背後的操作者是如何算盡心機。

克勞汀氣定神閒地向我解釋未來的工作。她說,我的任務是「慫恿世界領袖加入這個促進美國商業利益的大集團,成為其中一份子。到最後,這些領導人會陷入負債的天羅地網,不得不低頭死忠。如此一來,我們就能隨心所欲地擺佈他們,以滿足美國政治、經濟或軍事上的需求。另一方面,這些領袖會因為帶給人民工業園區、發電廠、機場等建設而鞏固政治地位。至於美國工程建設公司的老闆,也會因此發大財。」

如今,我們看到這套系統瘋狂地運作著。美國最受敬重的大公司執行長雇用廉價勞工,讓他們像奴隸一般在非人道的亞洲血汗工廠辛苦工作。石油公司將有毒廢棄物恣意排放到熱帶雨林河流,蓄意戕害生靈與動植物,在古老的文明當中,犯下集體滅種的滔天罪行。製藥業者拒絕將救命良藥銷給非洲數百萬的愛滋病患者。在美國本土,一千兩百萬個家庭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能源業有安隆(Enron)醜聞,會計業有安德森(Andersen)弊案。世界最富有的五分之一人口和最貧困的五分之一人口的收入比,一九六○年是三十比一,一九九五年則提升到七十四比一。美國花費超過八百七十億美元在伊拉克戰爭,聯合國則估計,只要不到該數目一半的金額,就能提供乾淨的飲水、足夠的飲食、公共衛生設備和基本教育給地球上的每一個人。

我們此刻還在納悶,為什麼恐怖份子要攻擊美國?

或許,有人會將現在的問題歸咎到一個有組織的陰謀。我還真希望事情就是這麼單純。我們可以揪出陰謀組織的成員,並繩之以法。然而,這套體制是由遠比陰謀組織更危險的東西在運作。它並不是由一小撮人在操作,而是由一個已經被大眾接受並奉為圭臬的觀念所推動。這個觀念就是:所有的經濟成長都對人類有益;成長愈多,受益範圍愈廣。這樣的信念必然導致一個結果:那些擅長火速提昇經濟成長的人應該受到大肆讚揚,得到報償;而那些生在邊緣地帶者,就是供人利用、剝削的。

這個觀念當然不正確。我們都知道,很多國家的經濟成長只有極小部分人受惠,且事實上,它可能將大多數人口推向更絕望的處境。此種效應還被一種想當然爾的觀念所強化:推動這個體制的工業領袖理應享有特殊地位。這個觀念便是現今許多問題的根源,也或許是陰謀論如此猖獗的原因。一旦男人和女人因為貪婪而得到獎賞,貪婪就會變成腐化的動力。一旦我們把狼吞虎嚥啃食地球資源的行為捧得有如神聖一般,當我們教導子女模仿那些過著不平衡生活的人,當我們將龐大的人口設定為少數菁英的從屬或附庸時,我們是在自找麻煩。而麻煩還真的找上門來。

在全球化帝國的野心驅策之下,企業、銀行和政府(統稱「金權政體」,corporatocracy)利用其金融和政治力量,來確保我們的教育、商業和媒體支持這錯誤的觀念及其衍生的結果。由於他們的操弄,我們的全球文化成了一個怪獸機器,需要無止盡的燃料和維護,以致於視線所及的任何東西都被它吞噬,到最後別無選擇,連自我也吞沒。

金權政體雖然不是一個陰謀組織,然其成員確實為一些普遍的價值觀和目標背書。金權政體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確保這體制永垂不朽,並不斷地拓展、強化。共同「創造」這個體制的人被捧成偶像,他們的生活和裝備(豪宅、遊艇、私人飛機)刺激我們不斷去消費、消費、再消費。他們利用各種場合和機會不斷地說服我們,消費是國民應盡的義務,掠奪地球資源是為了經濟、為了更遠大的利益。像我這樣領著荒謬高薪的人,工作就是「請君入甕」。萬一我們踉蹌敗退,另一批更邪惡的豺狼隨即上場。如果這些豺狼也告失敗,這任務就落到軍事行動了。這本書是我的告白,我曾經擔任經濟殺手,曾經是那個小組織的一份子。如今扮演同樣角色的人到處都是。他們頂著更委婉的頭銜,掌管孟山都(Monsanto)、奇異公司(GE)、耐吉(Nike)、通用汽車、沃爾瑪(Wal-Mart)以及全球各地大型企業的權力中心。《經濟殺手的告白》其實是他們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

這也是你的故事,是你我世界的故事,第一個如假包換、全球化帝國的故事。歷史告訴我們,除非改變故事情節,否則將來一定會以悲劇收場。帝國不會持久。每一個帝國的毀滅都很悲慘。帝國競相拓展版圖之際,摧毀了許多文化,最後也致使本身滅亡。靠著長期剝削他國,是不可能長久興旺的。

我撰寫此書是希望我們能夠戒慎恐懼,重新塑造我們的故事。我深信,只要有足夠的人能瞭解到這個貪得無饜、覬覦世界資源的經濟引擎是如何地剝削我們、如何形成奴役制度,那麼我們便不會再繼續容忍它。我們會重新審視現在的世界—只有極少數人浸淫在富裕中,多數人則淹沒在貧困、環境污染和暴力裡。我們矢志引領全人類走向同情、民主、社會正義的道路。

找出解決辦法的第一步,就是承認問題所在。懺悔是救贖的開始。那麼,就讓此書成為我們解脫的開端罷!讓它啟發我們,帶領我們走向奉獻的新境界,引導我們實現均衡、高尚社會的理想。
感謝許多和我一起分享生活的人,如果沒有他們以及下列這些朋友,本書無法完成。我由衷感激過去的經歷和教訓。

除此之外,我要感謝那些鼓勵我站起來,願意傳述我故事的人:赫特夏芬(Stephan Rechtschaffen)、比爾和琳.崔斯特(Bill & Lynne Twist)、坎普(Ann Kemp)、羅菲(Art Roffey),還有夢想改變之旅及研習會的許多夥伴,尤其是我的共同主持人布魯斯(Eve Bruce)、羅伯茲—赫瑞克(Lyn Roberts-Herrick)以及譚德(Mary Tendall)。另外還有我結縭二十五年的偉大妻子兼夥伴溫妮芙瑞(Winifred),和我們的女兒潔西卡(Jessica)。
感謝許多人的寶貴意見和資訊,提供關於跨國銀行、國際企業與各國政治評論的資料,特別感謝班—艾利(Michael Ben-Eli)、波隆尼(Sabrina Bologni)、卡拉斯科(Juan Gabriel Carrasco)、葛蘭特(Jamie Grant)、蕭(Paul Shaw)以及其他不願透露姓名者。

感謝伯瑞特—凱勒(Berrett-Koehler)出版公司的創辦人皮爾桑堤(Steven Piersanti),他不但有勇氣接受我的書稿,更奉獻無數精力與時間,以其精湛的編輯能力一再協助我架構本書。最深的感謝要獻給史帝芬(Steven),以及將我介紹給史帝芬的波兒( Richard Perl)。感謝布朗(Nova Brown)、菲雅特(Randi Fiat)、瓊斯(Allen Jones)、李(Chris Lee)、利斯(Jennifer Liss)、佩洛喬德(Laurie Pellouchoud)和威廉斯(Jenny Williams),謝謝他們的審稿與批評。感謝科登(David Korten),他不但批評和審閱稿件,更讓我跨越自我障礙以符合他卓越的高標準。感謝我的經紀人費多科(Paul Fedorko),設計書封的布魯斯特(Valerie Brewster),文字編輯曼札(Todd Manza),一位舞文弄墨、思想非凡的哲學家。

在此,還要特別感謝伯瑞特—凱勒出版公司的總編輯席瓦蘇伯洛瑪尼(Jeevan Sivasubramanian),以及魯普夫(Ken Lupoff)、威爾森(Rick Wilson)、阿古洛(Mar Jes Aguil^、安德森(Pat Anderson)、科克(Marina Cook)、克勞利(Michael Crowley)、唐諾凡(Robin Donovan)、法蘭茲(Kristen Frantz)、蒂芬尼.李(Tiffany Lee)、藍格洛尼(Catherine Lengronne)、普拉特勒(Dianne Platner)—以及出版公司的所有員工,感謝他們體認提高良知的重要性,並孜孜不倦地工作,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我還得感謝我在MAIN的所有夥伴,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是在協助EHM打造全球化的帝國;我尤其要感謝那些和我共事並出差到遠地,與我共享許多珍貴回憶的夥伴。同時,我也要感謝Inner Traditions International 的史伯林(Ehud Sperling)及其員工,他們之前;為我出版幾本有關原住民文化和黃教的書籍。也感謝那些鼓勵我走上作者這條路的朋友。

我永遠感謝那些遠在叢林、沙漠、高山,在雅加達運河邊的鄙陋紙板屋中,在世界無數城鎮和角落,讓我分享糧食和生活的男女老少,他們是我靈感最大的泉源。

約翰.柏金斯

二○○四年八月

from:http://www.eslitebooks.com/Program/Object/Article.aspx?ARTICLE_ID=1167897104339&Page=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secatintw 的頭像
sesecatintw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llers
  • 對於複雜的國際情勢來說 尤其恐怖份子問題還牽涉到不同宗教 只光用經濟的角度來談 可能難窺全貌 必須還用政治(政策)、國際情勢、甚至宗教等觀點一起切入可能會好一點 也可以看出「萬惡美國政府」其實還是有其功能性
    相關新聞 可以去看這個blog
    http://rosaceae.ti-da.net/
    有很多翻譯自泰唔士報的文章 提供了不同的觀點
  • 貓小姐
  • >willers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當前國際局勢的劍拔孥張確實不能單以一個經濟的角度來妄加涵蓋以及過渡推演衍。
    只是,此書的作者以他親身的經歷描述美國以複雜精細但實則是強取豪奪的方式來維繫其世界強權的手段,
    提供了我多了一種思考的面向得以理解或者探查,甚至是突破與超越我先前的認知。
    非常謝謝你提供的網站,裡頭的確有著不少深刻的報導及討論
    很多時候,我們要的可能不是問題的答案(事實上,什麼是答案我也不知道)
    僅僅只能是觀點與更多思考的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