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台灣多數新聞與平面媒體慣常的以選擇性片面報導的伎倆來操弄閱聽人,到底什麼才是真的?誰才是對的呢?

媒體在當今資訊平台以及來源如此繁多眾雜的年代,究竟扮演起什麼樣的角色?並且如何透過轟炸式傳播的力量於有形以及無形當中漸次影響閱聽人的視野,乃至心靈?如果,我們還有心靈以及自省的醒悟的話。如果,你跟我一樣身處在台灣,也許應該有不少人多少都會有這樣的感觸,甚是是慨嘆吧......。



向來被稱為第四權的媒體,獨立於公部門官僚,法治體系以及議會殿堂之外,演飾著支撐一個當今社會的重要力量,但是,這種力量卻在台灣愈見沈淪與敗朽不堪。若是要為台灣紛多的亂象與喧吵找出始做俑者的話,除了耗費人民大筆稅金在秀,打嘴炮甚是在開會時演出拳武行的一批的政客之外,恐怕新聞以及相關報章媒體也是這個亂象的共犯結構底下的重要推手。

一個從備受壓抑的環境被釋放出來的社會,在幾番的社會變遷與政治更迭紛擾之下,台灣的媒體生態在這幾年急速地自我淪落到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境地。台灣所擁有的無線與有線台超過100台幾乎可以被稱為另一種「台灣奇蹟」,就算沒有電視好看,光是切換手中遙控器從第一台轉到第100台,然後再順次切換回來,都可以消磨上好一陣時間。我時常跟人家這樣說,當我拿到遙控器按下電源開啟電視之後,主要的樂趣就是不停地切換手中的遙控器,然後重複上述地動作,只是為了再次證明,根本沒有什麼節目好看,值得讓忙碌的手指末稍神經以及眼球視覺神經停留。

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第四台」還沒有那麼普及的時候,只有台視、中視和華視可以看的時候,新聞是我父親主要的收看節目,當然對於年幼的我們幾個孩子來說,新聞雖然不具被像卡通或是八點檔以及其他檔的肥皂劇來得有吸引力之外,至少那是對於我如何了解與熟悉居住的地方以外所發生的事情的依據,甚至是向學校作業交差的重要來源。但是,曾幾何時,隨著第四台的普及,可以選擇的頻道一下子突然多了起來,加上政府釋放電視廣播極其相關電視台經營與申請的核准與許可之後,新聞台如雨後茂生般地一個一個出現在電視當中。難道這就是「輸人不輸陣,輸陣就歹看面」典型台灣人愛面子性格的一種展現嗎?幾乎每一家電視台都有新聞台,有些電視台甚至還開設二個以上的新聞台,或以並設的方式在戲劇台或綜藝台安插新聞播報時段。對於台灣人來說,爆炸式的新聞報導簡直到氾濫成災的地步,只要切到50幾那幾個頻道,就可以24小時看到新聞在進行播報,撥到連新聞都可以像肥皂劇以及其他節目單元一樣——「重播」。新聞可以放到重播,我就很困惑,在這一樣一個說小不小,但大也沒大到哪裡去去的台澎金馬地區,究竟有何重要的新聞可以值得被一再但廉價地報導?(反而有很多國際性的要聞卻僅僅是國外「趣聞」以及奇人異事的點綴而已)雖然,我不得不說,在台灣,新聞往往比起通俗肥皂劇來得精彩而且有看頭多了(肥皂劇的老梗看都不用看就猜得出來,但是台灣新聞每每急轉直下的最新報導連小說都比不上)!

在一片淪為綜藝化的新聞報導的浮濫之中,幾乎很難從那些嬉鬧的新聞播報員子及記者口中感受到新聞本該有的專業形象,流於頻弱蒼白而淺牒的娛樂八卦和聳動辛辣的炒作不知道是電視台主管用以取媚閱聽者賺取在激烈競爭下那百分之0點的收視率,亦或者是媒體透過這種粗糙濫製的新聞報導來掌控閱聽人的品味,甚至主導他們的意識型態與思維?

我有二個要好的高中同學都是出自國立大學的傳播體系,一個現在在英國換了跑道進修時尚行銷及公關,另外一個則是大學畢業後便直接投入新聞界工作。也多虧了有在新聞界工作的同學,所以讓我比較能夠知悉他們這些新聞媒體工作者的辛苦與無奈,除了已經爬上具有決策他人生死的主管之外,至少絕大部分的記者,無論是平面或是電視台,都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憎惡,而且……還有一點心虛。他們知道人們唾棄並且厭惡他們,將媒體歸咎為台灣社會亂源無可推卸之一部,然而,可笑的是儘管媒體怎麼成為民眾眼中眾矢之的千夫所指的毒瘤,卻仍然沒有消減觀眾收看新聞的興致。台灣人之愛看新聞,無時無刻都可以看新聞也算得上尉為一種有趣的景象吧!所以,才會讓三個在台灣讀書與生活的僑生用他們的眼睛與行動,實踐了他們對台灣新聞媒體的嘲諷與控訴,揭露並彰顯在惡質的競爭生態之中,當今多數的新聞媒體為了追求獨家或是不能「獨漏」(據在電視台工作的好友說『獨漏』是他們這行最要命的紕漏)儼然已經到了一種道德乃至心智淪喪的窘境。

更令人灰心的是,當這部揭露台灣新聞媒體為了追求新聞可以不經求證便妄加報導,甚至在特殊的立意之下而捏造新聞來誆騙閱聽人的影片經由網路披露出來之後,果不其然引起了媒體的報導,更簡單的說,有許多電視台被這三位僑生的「假新聞」成功地騙到了。但是,媒體不但沒有反省的作為之外,更反過來嚴厲地批判這三位僑生以造假的新聞來誘引媒體的報導,還可以引起誹謗的刑事責任,同部分所謂的專家學者甚至是到現在我都不太看的出來到底做了什麼好事情的NCC似乎也站在同聲譴責這三位僑生的力場與態度。事情發展至此,我不禁要為台灣的閱聽人感到哀傷。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不知道再繼續任憑媒體生態惡化下去,要是再加上不經選擇,或是無法選擇資訊的閱聽人如果收看那些淺薄不堪的報導與節目,會給那些年輕的孩子們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其實,在媒體收看的習慣,家長應該要擔負起更大的責任,畢竟絕大多數的人們,幾乎都是在家中收看電視,總是希冀就由學校教育來改造社會教導學生而規避家庭的重要性與責任,也許才是本末倒置的心態吧!

因此,只要我回到家裡那段時間,我的家人都會比較「慎選」頻道收看,因為他們都知道我很討厭台灣大部分的電視節目,尤其是綜藝節目(【全民大悶鍋】除外,它是我最愛的台灣本土製作的節目)。(苦笑)但,我在一定的限度內其實還是鼓勵人家看台灣的新聞,只是,前提是最好有一點基礎的媒體素養的訓練,同樣看電視以及看新聞,卻反而可以勾引出很多可以引以為鑑的東西,所以我雖然對台灣媒體感到失望但還是希望閱聽者能夠在經由適當的心態以及觀點來觀看電視節目以新聞。

文末轉載影片【腳尾米】其中一位參與者在blog上對於近日因為影片披露之後所產生的效應所寫下的想法。不管其他人的想法為何,但於我而言,至少這三位僑生以實際的行動踐履了他們的想法與希望,這讓我非常地動容並且為自己感到羞愧。當「愛台灣」這三個字已經為一種至高無上的神主牌而不容許被動搖與挑戰的口號,卻有多少人以及誰來真正為這三個字,為這個已經被類化為一種被操弄的圖騰和信仰做些事情呢?也許是關掉電視,也許是直接跳過50幾台不看,但也或許是作為閱聽人,我們自己到底還有沒有心靈以及自省的能力呢?


Title:請支持【腳尾米】
Post by :TIFF1215
on 2007.6.20
From: http://www.wretch.cc/blog/tiff1215&article_id=8659134

雖然我們是僑生,但我們都愛這片土地,實在看不習慣台灣的電視新聞。
你以為香港的狗仔隊強,電視新聞一定很爛嗎?
我承認台灣狗仔隊可能還得每年到香港特訓才行,但電視新聞來說,香港是每天固定時段播出半到一小時,可能因為時間的關係加上沒有競爭之下,報很多國際新聞,還有港內的當天大事。
新聞就是不多,但你感覺到一種實在感。
你不會看到畫面被動態的調過,不會有配樂,不會有記者去訪問死者家屬(老實說,記者去訪問的情況好像很少,多半是描述發生的情形)。

剛到台灣時,我超愛看新聞。
吃飯時間,回家休息,一定從50台開始慢慢轉,有時候會覺得很有趣,有時候會被所謂「感性訴求」吸引住而大哭起來。
後來多唸點書,才知道新聞是不能這樣的,難怪一直覺得香港的新聞沒那麼有趣。

阿達當初跟我談說這個紀錄片的架構時,老實說,我沒什麼概念,只覺得沒什麼,我以為沒人會看的。
所以很快就答應幫他演其中一員。

阿達想出這兩個假新聞跟我說,問我覺得怎麼樣時,我回了一句:「這麼無聊喔,要不要想點別的啊,怎麼可能會有記者來訪問啊?」
後來我才懂,就是要做一些很扯的東西,看看這麼沒新聞價值的東西有沒有人要拍,結果呢,媽啊,出乎我意料之外,多家打來一直說要採訪。

狗回魂的部份,我還真要補充一下。
當初我們是準備好新聞台應該會問靈異一點的東西,想說剛好鬼節嘛,新聞台應該會有興趣。
但其實報靈異是違法的,就看他們會不會來報。
所以我們準備了很多靈異的部份。
結果來了開始問我一堆感性的問題,像是「你跟你家狗狗這麼好,那現在他不在了,你會不會很難過?有沒有想他啊?沒有了他怎麼辦?……」
本來心裡想說...完了,沒準備他會這樣問,所以就裝一下悲傷好了。
結果他們這樣還不夠,還要我哭,媽啊,這是假的嘛,我演技又那麼爛你要我怎麼哭啊。
就哭不出來咩,還一直迫我哭,最扯的是,他們為了交代還是希望我哭一下。
要我一個鏡頭拍幾次我都能忍,要我哭算是什麼啊?我突然明白為什麼台灣的新聞可以讓我又愛又恨。
我的部份不再抱怨啦,反正紀錄片也有。

網拍運氣那個,我們有遠遠的拍,我跟阿達兩個人超怕被發現的,但還是要冒著危險完成。
看到一堆記者採訪完,我們立刻去訪問當事人,她當時的反應,跟我當時被訪問完一樣衝動,哈哈哈。


內容不細述了。

不過這件事,本來是不打算變成這麼大的,大家只希望,把他放在網路上,給有緣人看。
阿達你真的笨了,就說你不要接受採訪,雖然你一心希望讓媒體反省,但你難道不懂,我們一般人能做到這樣已經很好了,你上去也只會被媒體玩弄。
連當初就水果要來訪問,我都很懷疑(沒辦法,香港的水果日報太爛了)
去了也就算了,早上看到頭條突然有種感覺:「水果日報也有報真新聞的時候啊」,真的會有種感動,至少對媒體有所警剔。
但為什麼要接受電視台訪問呢?他們只會利用這新聞提高收視率,為自己一再辯護,三小台還說是我們的得意畢業作品?!!?!?
什麼鬼啊?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需要交紀錄片當畢業作品,那明明只是我們想拍而已
最讓我不爽的是,我們明明沒有故意把兩個假新聞做得很真,故意欺騙他們讓他們不易分辨。
我們這兩個新聞真的有夠無聊的,媽的你用屁眼想都想到是假的吧?只是沒想到你就是不查證,我們都準備好你問到就直接說了,紀錄片本來就不扭曲,至少這是我們堅持的。
還說什麼毀謗罪?我們一再強調我們沒要針對哪家電視台,只是水果自己研判出來說是某幾家,我們還是希望紀錄片能客觀的呈現。

我只能說,今天中午的新聞台播出這樣的東西,我懂了,他們就是死性不改嘛。
本來還有新聞台要找阿達去談話性節目,在我強力說服後,還好他還是拒絕對方了。

對,就是不能被他們利用來提高收視率,反正我們也不打算要紅,大家以後懂了就好
不過阿達他們幾個很慘,壓力也很大
學校打來用「嚴肅」的語氣要「關切」,業界的人都知道了,聽說以後很難找工作。
看他們唉氣一整天,我幫不上什麼忙,但我真的覺得,你們幹得很好

我還是有看到很多討論區的人很支持
就像你當初說的:「革命是需要流血的」
我還是很以你們為傲,至少這紀錄片,讓很多人更了解新聞媒體。
以年紀輕輕的我們來說,這樣對社會的貢獻,我真的很佩服。

阿達,你真的很棒,我永遠愛你。




P.S:在這裡也希望各位觀眾,以後要培養媒體素養。
請記得大學選修要選「媒體素養概論」(我有修耶,哈哈)

謝謝!(下台一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secatintw 的頭像
sesecatintw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