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步地獄,2005
淺野忠信(征木愛造),緒川(木下芙蓉)

「因為愛上妳,我便如墜入地獄。」

你,或者妳,愛嗎?愛過嗎?愛得如此深嗎?深入臟腑乃至心靈嗎?因為愛,恍如墮入地獄一般嗎?

征木有著嚴重的潔癖,已經分辨不清他身上的過敏性濕疹是細菌所引起,還是他心靈的蟲所造致。征木每天都穿著一身白襯衫與白褲,在矮窄的巷道之中與人擦撞總是使他感到悶癢不堪,那些鎮日的髒惡,那些瀰漫的腐敗,使他心底的蟲不段地搔癢著他。征木到家後總是洗衣服,脫下潔白的上衣,脫下潔白的褲子,脫下襪子,盡其所能。征木感到被世界所遺棄,因為他的搔癢,因為他身上的病菌,乃至心靈總是作祟的蟲,只有洗衣機洗濯運轉的馬達聲能讓他感到平靜,以及潔淨。

征木是司機,一個美艷但冰冷的舞台劇女演員—「芙蓉」的專屬司機。征木深愛著這個近在咫尺,卻也遙如兩極的女子。「「沒有人知道我回家的路線,可是那人卻在路上等我,令人有點不舒服。而且你知道嗎?他送的是假花。」征木拾起芙蓉情人所送的髮簪,在只有女演員與她的秘密情人才知曉的路上,將她的髮簪插在塑膠製成的芙蓉花送給她。為了愛她,在征木自我構築的烏托邦裡,女演員芙蓉成為木下最美麗的標本,在征木自我構築的地獄裡。



征木不再需要醫生,不再需要治療皮膚癢的藥,不再需要手套,因為在他自我構築的烏托邦裡,有他摯愛的女神,那位成為征木美麗的標本的冷豔舞台劇女演員芙蓉,所以征木不再需要其他的,關於那個原本就遺棄的世界。

只是,美麗的女演員芙蓉的屍體卻不段地長出蟲來,不斷地發黑,不斷地膨脹,不斷地腐爛,征下非常努力,盡其所能,割開屍體注射福馬林,塗灑水彩,裝飾,使其保持美麗。征木開始無法理解,那個美好的烏托邦,那位妖饒而美艷的舞台劇女演員芙蓉,那個曾遺棄他的世界,那些在皮膚啃噬的細菌,怎麼……都成為他獨自一人的幻想。直到……穿著防護衣的警察破門進入他的家,他神秘的烏托邦,究極的心靈地獄,而征木正從膨脹腐爛的屍體當中探出頭來……。



淺野忠信演過多的不計其數偏激怪異的角色,但是如果沒有看過這部我想用「屌」的來形容的《亂步地獄》的話,可能會有點可惜,而你如果是因為喜歡淺野,喜歡他的多變與不拘的話。

在東京時,和友人閒聊起淺野忠信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最後一幕時,跟著聊到這部電影。其實很早之前我就看過一小片段,但是,你知道,這部看電影,是要有點準備的,生理,以及心理。這部由極具風格小說所改編的電影,強烈的影像對於不敢看血腥與噁心畫面的人來說,可能不太能接受。所以當初我在摸不著頭緒地狀況下看著同樣摸不邊際的「火星的運河」,沒多久我就放棄繼續看下去。不過友人極力地推薦並且慫恿我,一定要看完,因為最後一段「蟲」可以看到精彩到令人拍案叫絕的淺野忠信,以及…...一定會讓我印象深刻的最後一幕。

回到台灣後,我試著找了一些人的感想,大部分的人最喜歡的單元便是淺野忠信的「蟲」。昨天夜裡心血來潮想在睡前看一部需時不長的電影,想起了未竟的亂步地獄,以及讓我萬分期待的「最後一幕」,果不其然…..讓我帶著非常深刻的印象去睡覺(笑)。

一個愛到了極致,愛到了心靈至深處轉為病態的男子,為了保存摯愛所做出令人難以想像甚至駭人的事情。一個嚴重潔癖的男子,卻只穿著一條白色內褲站在街上反覆地跟眾人道歉,一個深受皮膚痛癢之害的男子,最後卻從腐敗惡臭不堪的屍體中鑽出。這也許就是地獄,一個因愛所墮入的地獄。

其實,不僅僅是乖戾的妖魔橫行的所在,才被稱為地獄,因為每個人的心靈其實就是一處地獄,那樣的遙遠,卻也如此的靠近,只要愛到了極致,乃至於失控,愛的心靈便會形構起一座如入無人境地的地獄,猥瑣至極,卻也偉大而完整無缺。




後言:

我一定要說一下,淺野忠信在「蟲」裡真的是太屌了。無論是隨時隨地都感到痛癢的潔癖司機,還是一開始幸福優雅的樣子,還是狂笑的樣子,甚至在片中淺野有許多僅身著一條白色內褲的畫面,展現他結實精壯的裸體,看得我眼珠都快要掉出來了,哈哈!

除此之外,我要大大的讚賞「蟲」的美術和音樂,導演金子厚史利用跳接與不同視角來呈現女演員芙蓉和司機征木的心態,更增添了影片的懸疑以及重覆畫面的趣味。太讚的一個短篇了!淺野忠信…...好樣的,不愧是演員中的演員啊!因為只先看完「蟲」,但是感覺太強烈,所以索性就寫了幾句,另外三個單元「火星的運河」,「鏡地獄」以及「芋蟲」,想看的時候....再說吧!(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secatintw 的頭像
sesecatintw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