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PARCO網頁上所提供的官方照片,其實是有字投影在牆壁上的,我的閃光燈並沒有將流動的字拍出來)


接著演出服之後的是四個嵌置及腰高的液晶畫面。分別介紹了電影當中四段CG的幕後製作與拍攝過程。
第一個是在預告當中也有看到山崩特效,第二個則是筆之海當中,流動的字的特效,第三個則是ぬい在河中化為永夜的特效,另外一個我實在忘了,真的很抱歉。雖然我非CG專業,因而有點外行人湊熱鬧的心態,但是看著簡單的一個畫面背後竟然要花上著麼多人力與心神也覺得感佩不已。尤其看那些流動的字實在是非常地炫呢!(笑)友人所從事的工作即是CG繪製,因此多了她的專業解說,使我看的更加地津津有味。走道的盡頭則是放在YAHOO上的特集投影,因為先前已經看過,因此我沒有在此停留,便走向另外一處的展示廳。有個放置ギンコ幫真火圍起來的白色紗製的小帷幕的小角落,電影當中看ギンコ和真火兩人坐在帷幕當裝,覺得不小,不過現實看到時卻覺得頗為迷你,好奇的我,眼見四下無人湊近一看,並用手輕輕地翻動了一下帷幕(哈哈,我是壞孩子),不過裡頭什麼都沒有,僅僅只是一個帷幕罷了。

又拐了個彎,來到另一處較為開闊呈現方形的展示廳。四面牆壁都貼著放大的手繪畫卷,中間的空地則是簡單布置成森林的場景。

我首先沿著美術人員對於電影當中角色人物以及背景的設定觀覽。

關於蟲師形象的設定,Joe自己先前在接受訪談當中也提過,美術人員參照了大約19世紀末期鄉野間的流浪者(蟲師的背景設定大約在一百年前的日本),以及背著竹簍四處流浪的藝人為參考設定,並且有將蒐集來的舊照片附註於其上,除此之外,流浪僧侶也是蟲師形象的參考來源之一,美術人員依照蒐集來的照片和資料轉成畫,然後再依據這個跟導演討論如何將其中的元素配搭到ギンコ身上以形構在電影當中所看到的ギンコ。


(這張角度ギンコ的白髮有夠像假髮的啦!XD)

題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也算是藉此澄清吧!其實爭論已久的ギンコ一頭白髮並不是假髮(我知道它看起來很像假髮),那是Joe本人的頭髮染白的,看起來髮質很差?!哈哈!這個我承認啦!XD 只是,要妳把頭髮染成這樣,髮質不差也難吧(苦笑)。我個人不負責任的猜測是原定應該是要讓Joe戴假髮的,但是據Joe本人曾經在節目上說過他最痛恨的造型就是演出時代劇時都要戴假髮(也莫怪《忍》裡頭,他是以一頭龐克頭的忍者出現了,哈哈),他曾形容戴假髮的黏著劑像是天譴一般地痛苦。反正Joe的毛髮量一項天賦異秉,任憑他怎麼搞,還是長得既濃密又快速(笑)……。

(這就是我入口處右邊走進去所看到的樣子,右下角地上放有一頂燈光照射下的斗笠,人影的背後高掛的影子即是演員的衣服)


接著即是電影場景的設計部分的照片以及美術初稿。有些部分我實在記不得了,我知道大概有「狩房文庫」(放記載蟲文卷的圖書館)、真火躲進去的山洞、ぬい的房子內部等平面設計黑白底稿。另外還有部分有經著色的場景底稿等,大致上這部份就是這樣。

另外一部份,則是頗為壯觀的分鏡手繪稿。被放大的分鏡繪稿全部由大友克洋導演一手所繪製而成。如果曾經看過廣告或是短片製作的人大概就知道分鏡繪稿是什麼。簡單來說,每一次的拍攝鏡頭,大概會有四到五個動作要完成,所以看起來很像是四格漫畫。每一個四格漫畫就會形成一個鏡頭,也就是一般我們在看幕後拍攝花絮時,打板從START到CUT的部分(有人知道我在說什麼嗎?哈哈)。一部電影的產生即是由一個又一個的鏡頭所拼裝而成形,所以根據友人所告訴我的,一般的導演最好是要能夠畫畫,因為導演要負起掌控鏡頭與畫面的進行和拍攝角度,如果分鏡不是由導演所親自繪製,而是另是找人繪製的話,會變得極為費時。大友克洋的手繪分鏡其實看得出來他滿會畫畫的,而且從這些分鏡也能夠看到導演腦海中初步地想要看到的畫面,相當地有趣。展場大概展出了40個鏡頭,也就是40個放大的四格漫畫,長度大概延續了將近兩面牆。其後則是大友克洋的生平與資歷簡介。

(展場中央的情形)


展場的中央即是布置成森林的場景,就像是入口處的在燈光照射下的斗笠,在這裡同樣也放置了一頂在燈光照射下的斗笠,我和友人再度試了一會,仍然看不個所以然來,同時也有幾位看展的觀眾也將手伸出去在燈光的照射下,不過我看著他們在燈光下翻轉的手依舊什麼都沒發現,看來應該是我慧根不夠吧!哈哈!

參觀完之後,我想在離去前拍攝一下入場處的樣子,於是舉起相機照了一下,沒想到閃光燈在昏暗的展場張狂地亮了一下,馬上就引起販售處場票的服務小姐的注意,服務小姐輕聲且極為客氣地告訴我不能拍攝,我連忙道歉(一時情急還直用英文說對不起,就乾脆裝作白目的外國人 XD),這時我才知道原來連場外都不能拍攝,不過反正拍都拍了,服務小姐也沒有進一步要求我刪除,所以就這樣誤打誤撞地賺到一張在展場的照片(笑)……。


後記:

這個小小的蟲師展其實讓我獲益不少,雖然展出的東西不很多,但是誠如我在剛入場時所提到的,這些眼前所見的物品與道具,都是實際電影當中所使用的真品,即使是時空異地相隔,想到那些曾經在Joe手上與身上穿戴過的東西,仍然會感到一種很奇特的感覺(笑)。

拜友人所賜,這一路探尋蟲師的步履,讓我對於CG製作產生了不小的興趣,可以看到一般電影成品所看不見的幕後巧思,真的非常有趣。最後,我和友人實在都不喜歡澀谷這個擁擠的地方,因此,來到澀谷便僅僅只是為了一睹蟲師展,但也算是值得了....。

寫完首映和蟲師展之後,剩下的遊記我要慢慢寫了,哈哈!懶散如我,這二天連續趕了不少記錄出來,真是累煞我。積了好多電影沒有寫,要來補電影感想的進度了,尤其是積案已久的《ゆ れ る》,此行到東京去看到「生Joe」的確也多少引發我想認真把他未完成的電影補記起來.....。至於《蟲師》電影本身的感想,我目前並沒有想要談,畢竟太早洩漏雷給人家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也許吧...再看看,哈哈!

(電影宣傳海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secatintw 的頭像
sesecatintw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py
  • 很慢很認真看完上下2篇,充分感受貓小姐這次的日本生Joe之旅.<br />
    妳真的從進門寫到齣門呢,相當的仔細,簡直有如身臨其境!<br />
    分鏡頭繪畫還是知道的,似乎是從戀愛補給那學囬來的.....<br />
    想說那個外星人Joe,怕粘假髮怕到寧願染頭髮!!!!<br />
    從髮根到髮尾都染成白色也太可怕啦,平時還燙捲,髮質不差就是怪事,<br />
    而且拍戲又不是一兩個星期,要保持還真難吧?
  • sesecat
  • lpy:<br />
    <br />
    哈哈,原來戀愛補給有說到這個啊!我只知道那是個廣告公司的背景設定,<br />
    如果有看過這個的話就明白多了!<br />
    蟲師的拍攝是分成很長一段時間,依據不同季節取景完成的,<br />
    所以Joe會分成好幾次染髮,反正他的頭髮長得又快又多,<br />
    看起來一點都不需要為他擔心啊!哈哈
  • bleu
  • 哈哈,那头白发的确够假的,不过之前看有人把头发漂白却被人数落得白化病(百口难辩啊),还好JOE没有,依旧<br />
    保持完美型格,如果不染白的话,这个形象就近似怪医秦博士啦。呵呵。<br />
    原来,流浪艺人和云脚僧是主角形象设定的依据,那宽泛的看,该片也可目为公路电影啦。<br />
    PS:话说回来,那个斗笠还很不起眼呢。还是喜欢那个流动的字,仿佛虫虫们在密会,在起舞。<br />
    观“生JOE”归来,给猫猫注入强大的下笔动力吧,期待你的影评,不单是《摇晃》,还有。。。<br />
  • sesecat
  • bleu:<br />
    <br />
    其實....蟲師這個故事與題材之所以動人,我覺得很重要的一個精神在於Gingo永遠獨自的<br />
    旅程。因為他獨特吸引蟲的體質,因此浪機天涯成為他無法避免的生活方式。古老的旅行,<br />
    徒步的,在鄉野間,的確也是另外一種公路情懷,只是蟲師....一點也不搖滾就是了,哈<br />
    哈!<br />
    <br />
    另外,因為麻辣最近不太穩定,所以我直接回在這裡。今天(應該是昨天了)寄了包裹給<br />
    妳,裡頭交代了很多雜七雜八的事情要麻煩妳了,包裹大概7~10天會收到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