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這個夏天,我終於有機會,有點心力,停下來,抬起頭來看看生活四周所發生的事情,以及人們以前,
其實,對於王建民一直以來我都是很陌生的。

我大哥是個標準的棒球迷,有段時間,大概是初中那幾年,我的興趣幾乎和男生打成一片,諸凡棒球,籃
球以及台灣特有的金光布袋戲。雖然也僅有那段時光我足以侃侃而談,漸次地離開了棒球,籃球,以及我
醉心了許久的布袋戲。

儘管一直是個棒球門外漢,不過有個標準的棒球迷大哥,與其他運動相較,多少對棒球總是有點感情的。
棒球之於台灣,或許(不過也不一定)不若古巴那樣視為國家級的運動,甚至是國粹,但是我想,大抵
很多居住在台灣的人們,儘管也許像我這樣不是很懂得棒球的,但是你多少都是關心棒球的,因為對於
我們這樣一群人來說,因為棒球的緣故,時常可以讓我們暫時忘記許多醜陋的政治鬥爭而割裂的傷口和
紛亂。



現在,因為王建民的關係,台灣開始出現了很多由於王建民所生的現像(某種程度來說是亂象)。

在台灣特殊的民情以及社會背景之下,王建民被各界是為一個極為特殊的人物,因為王建民,或者我只
有在每次因為棒球的催化下,才有一種錯覺以及複雜感覺雜揉而成的感動。

也許不若那麼多的人以及瘋狂失控的媒體因為王建民,生活的重心和目標而有太大的改變,但是能夠
因為王建民,我感到一種凝聚的拉力在生成,儘管不同的人會參雜不同的立場和利益關係涉入,但是
我無法理解的,就不需要去理解了,就像王建民只想投好他的球如此而已。然後,如果他投的好,我
會為他欣喜並且感動,以及為同樣生長的土地多一點的祈禱。

我想,有時候離開自己長久生長的所在,確實會給自己帶來許多不同的感受,多明白了,那怕只有一
些或者片面的體會,都有所得。加油!王建民!加油!
創作者介紹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