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ringo5614

搖盪的男人 from 日本魅錄 香川照之 電影旬報 2005年 11月


小田切讓很能吃。與我不相上下。非常意外。

我在近四個月前戒酒,所以食量增加了。早上出門工作前,好好的吃了一頓早餐,因為拍攝現場的便當,跟所有拍攝場地的便當一樣平淡普通,但突然地,看到小田切讓不管什麼樣的便當都吃。那時就想起,曾經聽說過,小田切讓一大早就吃燒肉、牛排這些的,卻完全沒有問題!與我如此意氣相投的小田切讓,是在同業間第一次遇到。

而且,小田切讓很能睡。現在同時進行兩部電影的拍攝,讓我非常驚訝的是,竟然也能夠將睡眠時間一併的,安插進去。有一日,拍攝工作提早結束,晚上也沒有特別事項,便一起去喝酒,我很驕傲的對他說:「昨晚大概九點鐘就入睡了。」這時,他後來居上的說:「很抱歉,香川先生,我沒有想搶頭的意思,不過,我呢,七點就睡了………。」

上回所介紹的,西川美和監督的《搖晃》 這部電影裡,我們在上個月一直扮演一對兄弟,與這個極為人氣鼎盛的小子共演共演,我對他的印象,與共演之前,有很大的不同。總覺得是比前衛更前衛的,走偏鋒的年輕人,所以,是比眼前所見更不同的形象。大概像是:「不睡覺不喝東西而且太吃飯」,像植物那麼生硬的男人。

現在想來,本來很拿手的猜測,結果是錯的離譜。加瀨亮、村上淳、伊勢谷友介、大澤隆夫、還有帝王淺野忠信…現在擔當日本電影大任的同年代俳優,到底與哪一個的類型相近呢?如此推想的我,卻在實地接觸後發現,他完全在我的預想之外。

不會太過寡言沈默,,但也不會喋喋不休說些無聊的話。但是說話非常有趣。有時粗野淘氣,但卻不是那種很粗暴的,而是有品格的。不偏向女性特質的。,也不是非常男性的。

關於小田切讓,怎麼說呢!舉例來說的話:將拳頭、木屐,所有東西都放入攪拌機裡,(不好意思各位,只是比喻)變成液體,(真的是非常抱歉。)慢慢的混合,注入人形的鑄模裡,〔搞不清前後文的,請先閱讀前段文章。〕再一次的重生人間。小田切讓是像這樣的男人。不怕被誤解的說,小田切讓身上集合了,現今日本映畫界提攜的俳優們,每個人身上各具的各種才能,這種集合感的巨大『中庸感』的男人。他身上有著,在最初的先祖之前,這世上什麼方法都沒有的那種純粹的『原初感』。也是,這些人們生下的最後的兼容並蓄的子孫,擁有無限的『平均值的平衡感』。

這些從從螢幕上是看不出來的。螢幕前,前額覆蓋著大片瀏海,纖細而憂愁的氣氛漂浮,恐怕很多人是被這樣的氣質給騙了。這位年輕人,並不是那種,,處於世界之外,躲在黑暗的牆壁深處,默默的等待獵物出現,然後一舉成擒的狙擊手。與這個男人,幾乎每日都四目相交,這麼近距離的相處後,我深知他的演技。這個男人,如今,站在【世界的中心】。這種從世界的中心,來到世上的power,我到現在仍不瞭解。在廣場的中央靜坐,閉目冥想,從那個中心,感覺巨大的力量傳來。並非物理性的力量。是種內在的力量,如老鷹牽動著一條目視可見的細線,眼見的瞬間,那陣力量已經像大地震開始的瞬間,從地底竄起,將我擊倒。所以,與小田切讓一同演出後,就像一個腹部被子彈襲擊,之後擦拭防彈背心的腹部的的刑警大喊〔這是什麼呀!〕一樣的心境。就算有了警覺,仍然還是被襲擊。雖然是很能吃,也很能睡,但擁有這種力量,也是非常不尋常的。究竟,這股力量是從何而來的。我沒有從他那裡得知力量的來源。直到聽說他在美國的加州留學時的悲慘體驗,留下一些創傷。


「19歲時,抱著想創作電影的志願,到美國讀書,但填錯了志願表,入了戲劇演出課程。在本來就緊張度很高的美國人裡,又進了緊張度最高的戲劇表演科,好像進入一個時時被人威脅的環境裡,既聽不懂你說的話,又想著這個東方人到底是什麼?這樣的感覺。非常疏離的兩年。雖然學業和英語都漸漸進入情況,但其實,到美國的第二天,就想回家了,很想逃。不過,學費是向親戚借來的,只好忍耐。在冷披薩上面加韓國泡菜吃,開著三萬塊買來的美國車,每天一邊哭一邊到學校去上課,學校沒有課的時候,就一邊哭一邊到電影院去看電影。然後,回國以後,找了一個音樂影帶的助理導演的工作。結果,還是很慘。雖然心裡曾經後悔,但經過這一段後,並不覺得辛苦。能夠經歷這些,好像才能走到一個高度。但是,每一次都很辛苦唷!」

聽著這些,好久沒見到這種俳優,對電影有著絕對而強烈的堅持,不管周圍環境怎麼的不利,怎麼壓制,一定還是堅持到底的小田切讓。從賭上電影的時候開始,在台詞已經一字一句對答的攝現場,突然停滯的小田切讓。投入工作,與工作人員談論,在如序進行的攝影工作即將完畢時,遇上了混亂的年輕日子。如果與當時的他相識,也許不會認為他身上擁有這些「中庸感」(原初感〕。因為有那樣的經驗,經過了曲折的困境,才有現在飽滿平衡的小田切讓。

現在的他說:「對演劇時候的自己,最有自信。」已是在螢幕上看見自己的演出,能夠認同自己,放開胸懷的青年。「耶?但是這樣的自信好像不是這個意思呢!好像是很討人厭的人不是嗎?」

我不這麼想喔!JOE。你呢,從自由中心發散的真正力量,讓所有人傾倒。這是與你相處了一個月的我,的回答。我這麼保證。啊!是的,我也曾經像你提起,在學生時代,曾經做過東芝日曜劇場的連續劇AD,你說:「那麼,香川先生如果當導演的時候,我就來當助理導演。」。別忘記唷!不能忘記。就這麼賴定囉!當小田切讓打板(導演用的開鏡木板)將夢的現場呈現眼前。這麼的期待著。當然,那時就反了過來,我當你的助理導演。——只是,伙食花費會相當可觀的拍攝現場啊!

----------------碎碎念的分隔線----------------

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一篇文章,真的要非常謝謝ringo精湛地翻譯。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Joe和喜歡Joe一年多了,每一次都會因為不同的作品和訪談然後碰觸到Joe的其他面貌與想法。人家問起,妳為什麼喜歡Joe時,我總是說:「因為他很妙。」找不到什麼形容詞來形容Joe比較精準。這麼妙的Joe,其實還有更多觸動我的東西,例如他的勇氣和堅持,諸如此類的,我總是欣羨著的。

現在的Joe在表演上已經逐漸地獲得了一定的掌聲和肯認,作為喜歡Joe的表演的影迷來說,除了恭喜和喜悅,也甚感於有榮焉。香川先生所描寫的Joe,不同於雜誌訪談中記者所書寫的Joe,畢竟是真正一起工作的伙伴,經由真實相處所感知的屬於「人」的Joe,而不只是「明星」或「演員」的Joe。或許,正因為如此,所以香川先生對於表演以外的Joe,以及同樣對於表演工作的熱情可以能夠真誠地描寫出來。

即使是到現在,Joe面對每一次的現場訪談還是會感到害羞尷尬,在韓國,在坎城進行訪問時,都可以看見Joe手上的煙。時常聽說,有許多明星私下其實是非常害羞內向的人,這樣的人卻得面對大量的眼光以及閃光燈,不容易吧!所以,明星其實很不得了的吧!如果以這點來看話。(笑)

--------私事碎碎念-----------

by the way,昨天跑去找指導教授,雖然歷經一番波折,沒想到J老大還是爽快地答應了。我跟老師說:「老師,我想我也是個奇怪的人吧!跳過自己研究所上所有正式和兼任的老師,直接跑來找您指導唷!」老師點著細雪笳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我看到老師其實也笑了。因為J老大也是夠坦白而且直來直往的人!果然唷!我現在愛的二個男人都是 J唷!——Joe和J老大,杜杜說,我既入J門,也要來取各J開頭的英文名字,想想吧.....。(笑)

昨天到西門町去拿雜誌,一出捷運站,旋即被眼前的人群嚇到,滿滿的高中生,穿著不同樣式的制服,三兩成群,我才想起來原來小朋友們都放暑假了,正值星期五週末,所以,整個西門町便充滿了一片夏天歡愉的氣息。原本以為會拿到等了許久的雜誌,其實只拿到一本,不死心前往幾家杜杜曾經帶我去過的日雜店看看,由於實在不習慣這麼多人的人潮,在甚無所獲的情形下我便又搭捷運回到公館。還得等待一個星期呢!Cut7月號和旬報7月上旬號,真怕等不急我便回家了。大學時代的直屬學姐明天要前往關西自助旅行,順道委託她幫我帶playboy回來(笑),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下星期會拿到很多Joe的雜誌唷!這麼想的話,的確是滿幸福的一件事情。^_^
創作者介紹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ingo
  • 不知道為什麼 看到放在blog上的字<br />
    <br />
    竟然有 這個不是寫的 這樣的衝動<br />
    <br />
    感覺好像變的很華麗似的,不太像我印想中,很粗糙的寶寶呢<br />
    <br />
    所以,看了幾天,真是不知道怎麼回應。<br />
    <br />
    香川先生的文筆非常好,翻譯的時候,對於他的抽象形容<br />
    <br />
    是很怕自己捉不到神韻的。<br />
    <br />
    joe的想法,從越來越多,越來越願意去聽他談數的雜誌裡,<br />
    <br />
    看到他初衷上,最質樸,最直接的那一點,就是 好好生活,好好創作<br />
    <br />
    <br />
    因為如此直接,所以力量強大。 <br />
    <br />
    我很感謝香川先生, 寫出了我心中那個真誠、對人害羞、<br />
    <br />
    然而充滿素直的力量的joe。<br />
    <br />
    <br />
    貓小姐,非常期待play boy 呢!<br />
    <br />
    我的cut!什麼時候到達呢!唉!<br />
    <br />
    <br />
  • 貓小姐
  • Dear ringo:<br />
    <br />
    的確呢!blog上因為有背景樣式,還可以放照片,看起來的確會比論壇或是<br />
    bbs介面來得賞心悅目一些。重點是....是自己的地盤,所以想做什麼都可<br />
    以,哈哈<br />
    <br />
    正當我和同學吃完香港人吃的早餐後,才看到香港的吉野家,啃德雞和麥當<br />
    勞的早餐都好好吃...(懊悔~)香港口味分雜,很多人早餐習慣吃粥,這<br />
    我可不成,太熱了,不過見識過不同的早餐,其實也挺有趣的(香港的奶茶<br />
    喝起來和台灣不一樣唷!很好玩)<br />
    <br />
    大概是這陣子的Joe全部都是雜誌和電視訪談,雜誌要苦等,訪談在台灣全<br />
    都看不到,所以儘管有這麼多消息,有也好像沒有一樣(苦笑)Joe不管怎<br />
    麼樣似乎都沒有停下來呢!馬不停蹄計畫著要怎麼展現他如湧泉般的創作~<br />
    <br />
    Cut呢....希望星期四看完神鬼奇航2就可以拿到了(幸福想像ing)<br />
    playboy~就得看看我家學姐的慧根跟勇氣了~哈哈<br />
  • bleu
  • RINGO翻译的香川照之先生这篇,好象在家族登载过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猫小姐也润了几笔噢。呵呵。<br />
    关于JOE演技之世界中心说,不亚于哥白尼的地心说啊。<br />
    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爆发力,让人震惊啊,香川先生描绘得着实玄乎其技。<br />
    所以JOE,要继续好好表演平衡木啊。狂野与腼腆,刚柔并济。<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