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封面~普通上班族的Joe

翻譯:ringo5614、Jun

Cover people Odagiri Joe

§ 上班族 小田切讓的日常生活 §

小田切讓 沒有必要把小田切讓完全剝開來看各一清二楚

讓一個看起來很像一直就想殺人的演員,演出殺人犯的角色,不是最理想的嗎?


2005年,小田切讓無疑是全年度最忙碌的藝人之一。(演戲)是,怎么回事(演員本身)又是怎么一回事,對小田切讓來說,這些問題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所有的關鍵,可能在於,小田切讓非常明白,並且謹慎的,明確分別出演員的臉蛋與身為一個演員的驕傲。

在媒體之前,演員最原始的一面,是絕對看不到的,他非常頑固的面貌。那就是,對於演員,與作品本身無關的要素,是絕對不需要讓別人去深入理解的,他呢也極力不讓作品意外的要素干擾,而讓演員最純粹的意識顯現出來。是的,他所有的演出,他作為一個演員的表現,都只是為了呈現自己與做自己。演員是怎么樣的一種工作,他一心一意,誠實的去呈現。

太過真實而真誠的,從他如此的作為來看,比起明星這個名詞,也許用師匠(master,大家)來稱呼更切實,也就是說,像是專業人員一樣的,就是他一貫的所呈現出來的頭班意識。並且,在優秀作品中展現出色的作秀力,俳優、小田切讓是具有強烈的存在地位。2006年,以久違的電視劇主演作品(時效警察),做為開始的他,今年將如何的安排自己的位置呢,這一年。這對小田切讓本人來說,也是完全無法能預知的呢。



想看到極限。如果到達了界限,作為演員的作秀限度也會有所變化延展,不是嗎?


----覺不覺得05年非常忙碌?但卻是在世間確立,小田切讓是一個有什麼特性和個性的俳優的一年呢。有沒有

J︰是有好像做過頭了一點了,這樣的感覺呢。

----因為作品的數量嗎?

J︰是的。果然還是,一年演出兩部,這樣的步調是比較好的。說這個,也不是想辯解。只是,05年的作品,有太多想做的作品呢。因為太想好好施展,對很拼命的自己提供很多舞台。好的作品,一點也不想讓別人演出的,不是嗎?

----(很可惜)的感覺呢。

J︰自己也有後悔的感覺,啊,沒演到這個角色。啊,這么有趣的角色,真不想給人演,也這么說過喔﹗(笑)

----但是,不是已經不想一直持續過度貪心的演下去嗎?

J︰不,最近真的這么想。(笑)

----哈哈哈。

J︰以前呢,雖然,非常挑剔,(做不到的話,自己的存在也沒有任何意義)像這么樣的使勁努力,不過最近,已經變成,已經到這個地步,已經做的很好了吧。(笑)

----(笑)但是,這樣說,好像是往著一個目標出發,使勁奔跑的說法。

J︰是的。現下好像是知道了自己的極限在那裡呢。

----好像是在挑戰著呢?對現下這個極限。

J︰非常的S(虐待sadism)唷﹗大概是想往現下的自己完全不一樣的方向,去探索呢。

----這樣的模式,感覺上是超S跟超M(受虐masochism)同時住在一個身體裡的樣子。

J︰是這樣呢。但是,做了這么多的工作,雖然好像把自己不斷追逼到那個被箝製一樣,動彈不得的角落,不過果然,在之後,就演出了超越自己想像的難度的作品。我希望能看到自己的極限。真的非常想演出那種徹徹底底到達極限的作品。到達界限的話,作為演員的作秀限度也會有所變化延展,不是嗎?啊,再來就太勉強了,還是死心吧。雖然會這樣想。但是呢,到了那個地步,反而不會放棄了。

----曾經有(這裡已經是極限了,但試著去做了之後,發現往前還有能耐)這樣反而回複到一種路途上的經驗?

J︰比如(狸御殿)裡,跟清順先生合作的時候,我覺得已經快到了極限羅。但是,在電影製作的中途,突然,瞬間理解了清順先生製作的意圖和方法,就產生了一股突破的氣勢的愉快,而突破了自己的界線。不能突破的幾個月裡,非常的痛苦,想著自己沒有作演員的才能,眼睛都看到了極限,卻那裡也去不了,真的是不行了。

----感覺是非常複雜的談話。簡單來說,演員的工作,就是,時時都在尋找那個令人喪失信心的時刻點嗎?

J︰到底從沒有想過要放棄演員的工作。能做到那裡,就到那裡。每一個演員都獨特的演出模式不是嗎?就因為還有其他的作秀方法,所以,必須趕快跟自己替換來做做看,不然人生會很可惜。

----音樂和攝影呢?

J︰因為演員的工作太忙了,完全沒時間做。

----對世間來說,小田切讓是怎么樣的一個演員,這是確立形象的一年呢﹗

J︰是這樣嗎?雖然我的形象風格是自己創作出來的,但對世間來說,也是人人各有解讀的模式。但因為最終也是我決定的印象,所以大家所持有的對我的印象,果然還是由我所有的行為去反射出來的呢。

----這不是小田切讓所想要傳達的印象嗎?

J︰並沒有特別想營造出什麼印象唷。不過,在其間,拍攝一部電影時,有機會與高中女生談話,聽她們說些閒話,現下學校流行些什麼?說著像這樣的話題時,說到KAT-TUN受歡迎的事。然後(大叔的怎么樣?)聽到了這樣的問法。(啊,班上呢,只有一個人喜歡喔﹗)這樣說。(但是呢,非常的狂熱偏執,像maniac)ps︰收集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J︰啊,對中學生真的沒辦法。我想,中學生的話,我是沒有辦法跟她們溝通的。(笑)

----但是呢,如果要影響這么廣幅的年齡層的話,感覺好像是以茶水間的討論偶像為志向,我好像呢,就完全沒辦法接受了。(笑)

J︰(笑)雖然是完全不考慮的事,不過,如果變成一個maniac 的話,非常寂寞呢。我也覺得一個五人的團契也不錯。不過缺乏慾望吧。(笑)說到底還是只一個人比較好呢。(笑)沒有在民間電視台的電視劇演出,中學生對我是沒有印象的,我這么想。不過,(不,大叔沒有特地的在電視上出現喔﹗)竟然也這么說,真是無法相信。(笑)

----哈哈哈哈。

J︰果然,在這方面,自己跟世間,是有很大的代溝呢。我對成為maniac收集者這種類型的人,的印象感到無法理解,中學生對我這種風格的人又何嘗不是呢?所以,這個空間,根據不同的地方,選擇不同的認知形象。然後,根據所看的作品,被安上的完美的形象也是有的。啊,都是經過計算好了的,不是嗎?



國高中時我就很欣賞的演員們,大家都是很神祕的呢。

──小田切先生在演員的面貌和平素的面貌上,有一條明確的線在牽引
著呢。而那個理由是什麼呢?

「國高中時我就很欣賞的演員們,大家都是很神祕的呢。勝新太郎先生
、松田優作先生等等。不過呢,說不定正因為已經過世了,所以才會如
此。私生活的層面,無論是從螢光幕前還是演技上都無法看出端倪,但
是卻很喜歡他的演出與作品,也就是從這樣的理由而開始受到吸引的。
舉例來說,松田優作先生穿著喇叭褲飾演牛仔褲刑警的時候,私底下穿
著短褲的樣子好像就沒什麼必要讓人看見了吧。喜歡穿短褲的牛仔褲刑
警……這樣的事情就不須去多想了。同理,與剛才談到印象的話題作個
連結。從作品中所接收到對演員的印象,就這樣維持下去即可,『這是
經過徹底剖析的小田切讓喔』這樣的事情,我想是沒有必要的。即使做
了這樣的分析,對演員本身也是毫無幫助。講得更誇張一點,找能夠使
人會有『那個人哪,好像就是一副會殺人的樣子』這種感覺的演員來演
出殺人者的角色,是最理想的對吧,也能夠很快地入戲不是嗎。實在不
想給人多餘又不必要的情報呢。只要知道角色的狀況、以及我定位出的
角色存在是何種樣貌即可。所以說,既然不是朋友關係,了解我私人的
一面自然也沒有太大意義,我是這樣來做出區分的。」

──舉例來說,目前提到的勝新先生或是優作先生,他們關於「素」的
私生活部分首次毫無保留地被攤開在大眾面前甚至成為了傳說呢。面對
像這樣未曾有過的情形,難道不會想要去維護自己的隱私嗎?

「那一點呢,在目前這樣的時代果然不可能吧。當時的人們,有著情報
傳播的模式較慢,或僅能依靠口耳相傳這點好處呢。現下的話則變成是
,在某地看見那個人喔之類的,網路上立刻就能看到消息的時代。大眾
傳播媒體也不再只是綜藝節目之類的了。對于背負著社會影響力的人來
說,時代所造成的落差是存在的。也許聽來像是戰敗犬的遠吠,但活在
那個年代的人們,其實活得更為自由不是嗎。」

──我認為,小田切先生無論是在作秀風格上,或從會將公私劃釐清楚
的態度來看,都有些近似過去的演員風貌。不過正因為時代不同了,所
以這樣的作風也可說是格格不入,那種艱難看來就好像走鋼索一樣呢。

「嗯,緬懷過去確實也不能改變什麼。松田優作也就只有那么一人,勝
新也是。或許那個年代的人追求得到,但在現今,即使是松田優作再世
,也不見得能夠實現。果然還是得在當時才行吧。所以,我雖然很推崇
那些人們,但是卻沒想過要當成追隨的目標呢。」

──結論是,與其說十分現代,或可說是僅存于2006年的風格吧。在演
技上雖然趨向古典,但畢竟周遭的環境是現代,所以,小田切先生是融
合這些要素進而衍生出現下的自我是嗎。

「可以這么說吧。那一點還真是無法否認呢。目前,只要一流行起什麼
,馬上就會很自然地受到影響不是嗎。即使是再普通不過的生活,這種
情況還是會有。我也是如此地被現下的時代所影響吧。所以才說是僅在
2006年、只有此刻才能去做到的事情。大概今后也是一邊受著時代潮流
的影響,一邊去試著改變些什麼吧。」

一切都是機運。06年的話,希望腳踏實地的把工作做好即可。

──于前年的初秋放送的紀錄片節目─『情熱大陸』中,雖然被定位成
「小田切讓是個明星」而製作了節目的內容,不過我想,小田切先生應
該是把目標放在能夠成為一個更專業的演員上面吧。

「嗯,怎么說,因為實在是太喜歡電影了,所以對于半調子的事情就不
太想有所瓜葛吧。當然,也不希望被牽扯到。我對電影及演員這樣的東
西來說,理想和執念是很強烈的。『就是應該要這樣才對』的想法更是
無可抹滅呢。或許看法因人而異,有人會認為這就是身為一個專業演員
的意識吧。其實我只是單純地追尋自己的理想罷了。並且,也希望周遭
人皆是,甚至巴不得事實就是如此。因為過于喜愛,也就不想苟且對待
它。不過態度敷衍的人多少會有吧。我也會去想到對方真的有在認真思
考嗎。」

──正是如此,所以小田切先生是個相當嚴肅認真的人不是嗎。

「很嚴肅喔,真的(笑)。」

──所以有時候也會突然想到,小田切先生對于當個演員,真的樂在其
中嗎?看起來像對自己十分苛刻的樣子呢。

「(笑)喔不,演員本來就是個殘酷的頭班喔。所以不樂在其中可不行
。但實際上卻得對自己嚴格。能在盡情發揮演技的過程中獲得快樂,可
是非常棒的事情呢。嗯,人們根據思考模式或是接受訊息后產生的感想
不同而有所落差,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吧。」

──對05年的自己很嚴格以對呢。

「做得相當的徹底不是嗎。」

──(笑)那么,相較之下06年打算要怎么做呢?

「06年首先從『時效警察』這個電視連續劇開始。這是睽違已久地在電
視中出現,並聚集了我到目前為止一起工作過的監督與腳本家們,企圖
結合大家的力量,向電視這個媒體挑戰呢。這是我單方面的想法。」

──演出陣容有三木聰先生、園子溫先生、岩松了先生以及GERA先生,
這些人的面孔平常不太容易在電視上看到呢。

「是啊(笑)。聚集起來的這群人,起初大概都有著『這是最後的機會
了吧,所以來做些前所未有、無視以往所有的電視常規、用類似電影或
舞台劇的感覺去向電視挑戰看看』這樣的想法吧。而且目前為止,我今
后的計畫表也完全都還沒決定。」

──啊、是那樣的嗎?

「沒錯。嗯,好的電影我是不會想要放棄的,回到剛才的話題來說。還
有,學生式電影我也想做看看,若有趣的話什麼都想嘗試,更不希望去
做太多的設限。」

──那就是與以往最大的不同之處吧。

「正是如此。對于其它的事情也想要抽出點空閒的時間來做呢。但是,
這些話在2004年就講過了喔。」

──哈哈哈哈哈。的確曾在「血與骨」的訪談時,聽過很類似的話,我
記得(笑)。

「根本完全沒做到啊(笑)。果然,慾望還是勝利了呢。結果對于演員
這個東西的慾望,其實還是很強烈吧。」

──但是那種慾望,總覺得也不需要去勉強壓抑呢。

「那正是困難的地方吧。出現得太過頻繁而被討厭的話,也很無奈啊。


──不過,不斷地挑戰新鮮的事,那樣子的小田切先生想必大家都很期
待喔。

「也就是說,為了不被觀眾看到厭倦,就不得不去做些從沒做過的事情
呢。」

──那可真是相當辛苦哪。

「(笑)很辛苦喔,真的。但是這次的連續劇作品,是想去打破電視的
既有框架,這點我覺得很有趣呢。同時也可能成為挑戰下的炮灰,要是
沒有被大眾接受的話,也不過是從此不會有人來找我上電視,收視率也
會日漸下降罷了(笑)。這次總覺得時機來得正好。啊,其實一切都是
巧合吧,與作品的機緣之類。所以說,2005年只是機運過多的一年罷了
,2006年呢,能夠腳踏實地把工作做好的話就很好了呢。」


創作者介紹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leu
  • 感谢RINGO二万字的分享,还有猫的敲键不辍,老实说,我是打印下来才看完的,对着电脑移动光标深怕遗漏什么。<br />
    对于隐私,JOE似乎倾向于松田优作时代。“对于背负着社会影响力的人来水,时代所造成的落差是存在的。也许听<br />
    来像是战败犬的远吠,但活在那个年代的人们,其实活得更为自由不是吗。”从情热大陆起否认偶像派之说开始,<br />
    JOE一直努力塑造叫小田切让的这个男人。或许,一年9部风格迥异的影片,也是为了让公众更多地回归电影本身,<br />
    关注角色本身吧。勇于挑战突破自己,而是把自己纳于既定的方程式上,妄图以从一而终的风格,保险地“红”到老<br />
    死。其实,永不行差踏错的话,FAN也会喜新厌旧啊。毕竟,从形形色色的角色中,我们才发现独一无二的JOE,发<br />
    现JOE强烈的存在感啊。<br />
    所以,一年2部的步调,在贪心的JOE,是不可能的吧;或许,贪心的我们也不答应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