嗇色搬完家以後,以一種難以想像的龜速搬移著舊時的文章,
空留下了的這裡,做什麼好呢?
這樣吧.....弄成Joe的私人網頁好了。
前幾天衝動之下,在一個日本Joe fan的blog上留言,
因為看到她們引用的先前民生報記者到坎城採訪時私底下遇到Joe的小報導。

其實,別以為大家都分得清楚,儘管台灣和日本僅僅只隔了一片海洋,
四個小時的高空飛行,60分鐘的距離。

我這樣說:「是的,那是來自台灣的記者在坎城對Joe以私人的身份所做的小小的採訪。然後,我是來自台灣的Joe fan。」

僅僅是這樣,我卻激動不已,懊悔與興奮之情交織著。

最近停下來得時候,總是想,想些什麼,例如到香港去之後如何如何之類的,
第一次到香港,我要怎麼看,怎麼感受呢?
然後,去見一個香港的Joe fan為此,我亦感到愉悅與緊張。
想和怡小婷的大陸旅行如何如何之類的,
去哪些城市,見什麼人,做什麼事,諸如此類,瑣瑣碎碎的。

我是認真的,最近的瓶頸,對於寫。
似乎只能想,除了想還是想,
對於寫感到無比的困窘與挫敗。
不知道是因為寫得太多,還是讀的太少,
生活的感受也是吧,太過於侷限與蒼白,
無所感受,自然也就沒有可以書寫的,
如果只是不斷地重複,喃喃自語,那些吃飯,睡覺,便溺.....
雞零狗碎的。

惶惑與猶疑交錯。

指導教授,對一個研究生來說,何其重要,或者無足重輕重?
我無法選擇,無從知曉,我內心真切的想法,
誰與誰,孰輕孰重?
或者喜愛與厭惡,我無法辨明,只是張望與躊躇,反覆且不斷地。

海馬018從美國回來,見二了次面,
一次吃飯,見到了超過半年不見的海馬們,以及在角落安靜而顯得有些怯生的桂倫美。
一次喝酒,在一間不是熟人絕對找不到的bar裡,
捧著溫熱的蜂蜜酒,幫海馬007慶生,
然後分別,與海馬018相擁,然後分別。

週末深夜裡的建國路上,滿是夜歸的年輕男女,
帶著微燻醉意騎著車,
在深夜週六的建國路上,迎著夏夜涼爽的晚風。
如果可以,我會忘記惱人的研究計畫,
但是因為瓶頸,對於寫,
所以總是在膠著與遲滯不前的電腦與成堆散亂的資料之前不知所措。

因為想著,總會過去與完結,
所以當下的困挫似乎變得比較可以忍受,
如果當真可以那樣想著的話。

海馬026即將要坐上主播台,
同時與難忘的前前男友有了重新聯繫的契機,
但是海馬026的主播男友想著要和她一起到美國,
生命的過去與當下開始在未來裡變得很曖昧而且浮動。

海馬018的前男友播了電話給回台灣的海馬018,
因為海馬017洩漏了她的電話,
只是當時分離地不堪,所以這樣的一通電話變得有點尷尬。

海馬007與交往多年的男友沒有了愛情的火花,
但捨不得分手,
他們是愛情是友情還是親情,海馬007自己也無法說明,
只是說,「就是這樣了...」
然後,大家都想送仙女棒給她當生日禮物,
因為她沒有火花。

海馬021遠在花蓮,因為遠,所以我無從得知她的近況....

生活總是在這樣細瑣的線索中在不同的人,不同的處境底展演著,
我想著,然後研究計畫仍遲遲無法完成,
大概只決定了,空了下來得這裡,
即將成為我以及關於我所慾念的小田切讓,
即使....
早在一開始我就這樣決定了。

然後,我還會忍不住想著那個人現在結婚了嗎?
諸如此類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secatintw 的頭像
sesecatintw

東走西顧—貓小姐

sesecat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